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死亡游戏(21)

  
          医院的长椅上,苏沐橙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陈果擦干眼泪,眼中带着愤怒和后怕。“也不知道叶修哪里去了,现在包子又出事了,听医生说,要是再晚点,就救不回来了。”
  
         苏沐橙紧抿着双唇,恐怕没有人比她更讨厌医院,可是这一刻,她却强迫自己出奇的冷静,作为目击者,去思考不久前发生的一切。

         已经几天过去了,叶修还是没有丝毫下落,直到今天早上,包子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就去了门外。电话刚一挂,就招呼也不打往外跑。苏沐橙和陈果心里纳闷,脑中一念闪过,反应过来时苏沐橙竟缀到了包荣兴后面。也许是害怕出了什么事吧,毕竟包子是最有可能得到叶修下落的人。可是,另苏沐橙惊讶的是,包荣兴所去的方向竟是……兴欣网吧?!难道是忘带了什么要回去取?

          有些纳闷的苏沐橙不敢走进,戴着帽子躲在一面墙后面等待着包荣兴的出来,变装是苏沐橙的拿手绝活,甚至她可以让叶修都认不出来自己。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楼上,拉着窗帘,什么都看不到。

        等了足足二十分钟,包荣兴都不见下来,要不是网吧只有这一个门能出入,几乎要怀疑包荣兴从其他出口走了。跳窗户?不可能,这可是铁窗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沐橙心中莫名有些不安,在又等了一会儿后,苏沐橙悄悄的来到了网吧门前。

          门开着,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还是他们走时的样子,苏沐橙没有叫人,而是踮着脚尖轻轻的到处查看。她不喜欢穿高跟鞋,所以不用担心有太大的脚步声。

         一间一间查看过去,直到叶修住过的地方,那里……有一双脚露在外面,包荣兴的。

         苏沐橙心跳猛地快了几分,赶紧打开了门,身体还有起伏,还有呼吸,好像还活着。直到包荣兴被送上救护车,陈果赶到医院,老实说苏沐橙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陈果抱着苏沐橙,抱得紧紧的,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一向坚强开朗粗线条的老板娘被这一连串的事情也吓的不轻。

         刚刚做完笔录的苏沐橙轻轻环抱回去,拍了拍陈果的肩膀。“没事的,都会好的。”

         监视录像警察已经调出来看了,比较庆幸的是,时常出毛病的摄像头今天没有坏掉,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摄像头上只记录了包荣兴和苏沐橙先后进入了网吧,再没有第三个人了,画面上包荣兴喝了一口水就突然倒下,而水中根据化验显示确实具有强烈安眠药物和一些奇怪的成分,至于其他的要等包荣兴的体检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而那个给包荣兴打电话的人是谁,也不得而知,因为通话记录等一切内容,全部都被彻底删除掉了,就连手机也是格式化处理过的。

          张新杰已经盯了那张纸一个多小时了。白胜先打着哈欠看着张新杰靠着墙拿笔反复计算的样子,对偶像佩服的五体投地。能保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去计算那么枯燥的东西那么久,纸上那一条条代入式看得人眼晕。

         韩文清下楼买饭去了,没办法,一个病号,一个未成年的后辈,韩文清只能自己去劳动这些体力活了。

       “……张新杰前辈,喝口水吧。”白胜先不知道第多少次把水递了上去,意料之内的,那人头也不带抬的,推了推快掉下来的眼睛,一只手仍然还在计算着什么。

         “你喝吧,我不渴,要是乏了就回去吧。”

         “才不回去,我说好要陪前辈你的。”

        “好吧,随你,无聊了可以玩会儿手机。”张新杰叹了口气,不再继续这无力的劝说,看见白胜先拿着手机,注意到自己目光后立刻收起来正襟危坐,有些好笑,随口说了一句。

         手机?一道光快速闪过大脑,思路一瞬间流畅开来,目光死死的盯着白胜先的手机不放。白胜先有些懵逼,却看张新杰做了个深呼吸,说“白胜先,能不能把你手机借一下。”

        白胜先递了过去,纳闷的提问,“怎么了吗?张新杰前辈。”

        张新杰迅速把手机调到九键模式,一面口中喃喃自语,一面动手尝试。“我怎么没想到呢,如果是九键的话,不如分组讨论,第一个数字代表九宫格的数字,第二个数字代表九宫格里第几个字母,第三个数字也是九宫格数字,第四个是第三个数字九宫格的第几个字母。这样依次类推,最后得出的结论是……”

        白胜先凑到跟前,瞪大眼睛,一字一句把最后的内容读出来“杀,手,在……”白胜先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周围?”白胜先猛地抬起头和张新杰对视,都可以看见对方一闪而过的惊异。

        白胜先这一句话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难以置信的看着张新杰。张新杰眉头紧锁,神情复杂,淡淡的说,“只有这一种可能,况且队长有提过一叶之秋酷爱九键输入法,这也是和推理相符合的。”

         张新杰看着写满奇怪数字的纸,透过那些数字,一叶之秋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这个手法是独属于一叶之秋和孙翔的秘密,是孙翔一点点教会一叶之秋的,可惜那个一眼就能看出答案的人,早在事件开始没多久就已阴阳两隔,剩下的只有这对主从留给大家这最后的恶作剧。

           门口传来很大的声响,韩文清将门几乎快摔裂,“新杰,你说那个密码是什么?”

           韩文清把东西扔在桌子上,气势汹汹的快步走进来,白胜先被吓得打了个哆嗦,远离了风暴圈。刚才解密太专注了,竟没有发现韩文清什么时候回来站在了门口。

          张新杰面无表情的将内容和解法重复给韩文清看。最后冷静的分析“如果不存在密码造假的情况的话,一叶之秋会在死前讯息上说谎的可能性很小,虽然不清楚他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是不是和他主动离开有关,但确实我们不得不怀疑存在内奸的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是在俱乐部附近?”白胜先弱弱的说。

        “也存在这种可能,但可能性不高。”张新杰扬了扬手上的纸条。“因为一叶就没有给出提示的必要,不然除非是神,凶手能作案,一定离我们很近。”

       “你是说杀人的人就在大家眼皮底下佯装和平?”

       “对,准确的说,是在参与这场斗争的人或轮回内部,因为这样才符合一叶之秋的意思。”

      “太荒唐了。”

      “但这是最可能的事实。”

      “那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我建议先不要说出去,保持警惕,再和可以确认无辜的人保持联系,因为我还无法出院,队长一个人观察太过被动。”

      “你不怀疑我是凶手?”

       “时间上不可能,再加上队长没这个心机。”

       “谁可以确认无辜。”

       “……无法得出结论。”

         白胜先静静围观着一切,还在消化着这巨大的信息量,朦胧间,仿佛这个病房,以及相关的人,都处在了巨大的漩涡之中,外面是无尽的黑暗和恐惧。

         而漩涡中每个看似带着笑容的人,心里却都好像有着一张狞笑的脸。

          遥远的地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扶手椅上,仿佛与椅子连成一体的僵硬雕像,中性笔在手上快速的转动,桌面上一张白纸上喻文州的名字后被狠狠打上了一个巨大的叉,下方黄少天的名字孤零零的摆在那里。

评论(11)

热度(33)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