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孙哲平生贺24h完结小结

首先庆祝这一次活动的圆满结束,图文依次可以从tag中找到,感谢诸位参与的太太的帮助和团结努力。

@蘑法师  @君莫笑哈哈呵呵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一隻花  @五年BE三年HE——肝手书文进行时  @白邬骋w  @秦楠大爷。【大狮子鱼。】  @白蝴  @团子蹦哒蹦哒滚啊滚  @北罔  @宏氏盖浇木――本体是球  @千川行_一位乐吹的自我修养  @五三  @皓月落灰星染尘  @夏花湫月  @烟熏火燎   @尽野——!  @清雪不填坑  @🌸疯搔🌸  @没有暑假的寒塘不渡  @谁夜持山  @单摆  @淮清_今天不作死就不会死更了么  @唐桂花/淡圈长弧  @冰镇西瓜  @木木木木君儿  @落花易疏影

       这次活动,讲真我对太太们是真的很感谢的,谢大家能够容忍理解我这么久,活动今天开始,从六月份就开他一点点之后始筹备,七月底开始催着大家交稿,然后反复修正,可以说把大家折腾的不清,即使是今天我也是还有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就开始催,从群里催到小窗,居然还没被屏蔽也是感谢不杀之恩了,笑哭。

      可以说我当初进全职坑就是因为双花,后来无论码字还是什么,关注点也放在了双花上面。作为一个忠实乐吹,最开始孙大爷只是附带着关照一下,后来到现在我却彻彻底底喜欢上了这个纯爷们儿,甚至某种意义上改变了我的择偶标准,咳扯远了。

     孙哲平在我心中是个什么形象呢,我说不来,从西部荒野到百花队长再到退役以及兴欣挑战赛到后来加入义斩,他的每一步路每一点变化,从青涩到成熟,有的东西变了,有的东西却没有,甚至我相信永远也不会变,那属于强者的心和灵魂。

      我还记得我听《狂花兼程》听得泪流满面,真的是太喜欢他了,尤其是有幸去了解他一点点之后,他就像是一匹野狼,那种力的美和属于硬汉气质的那种狂和无畏真的不是我贫瘠的言语所能形容出的,即使我努力在文字里描写他,我也依旧不敢将自己笔下的他和原著对照哪怕一点,只怕那样我就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从去年他的生日入圈到现在已经整整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人的生日,经历了不少的变化,只有孙哲平的生贺让我这么在意,从三月就开始考虑,至少要参加一个企划,为他生日付出几千文字也好,再到后来六月份主动提出举办这个,现在想想也许是带了些莽劲儿的,我文笔不够,不会画图,字不好看,没有资金,我只能尽力的去做我能做的一切,也许只是众多文中微不足道的一个,但对我也是具有很大的意义的,因为毫不夸张的说,全职高手是第一本让我这么如痴如狂的小说,孙哲平和张佳乐是我的初心,也是我在迷惘时依旧留在圈中的动力。

       我记得当初我看过的第一本双花同人就是萨摩太太的书,当时看着,笑着,哭着,直到现在也无法忘怀。之后我也遇到不少太太,他们每个人眼里的双花都不同,却带着灵魂和灵气。这次生贺也一样,我有幸相遇了许多美好的灵魂,在大家的文字里,我想过写几份文评,可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去评价我看到的一切,除了打call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们都是极好的,疯狂鼓掌。

       感觉自己洋洋洒洒废话了一堆,估计大家也看烦了,我只能在这里以一个遥远时空的粉丝的名义祝福他: 
       孙哲平,生日快乐!未来的路还要加油啊,我挚爱的第一狂剑。

        最后,谢谢大家,谢谢一同参与的太太们,也谢谢有耐心看完这些的每一个人,此生与你们相逢,是我的荣幸!

孙哲平生日快乐!

二十二点打卡
——————————
张佳乐:一天感觉蛮快就要结束了啊,那叫什么时间如白驹过隙什么的。

孙哲平:咋还突然拽起文来了?

张佳乐:就感觉你生日过得好快啊,可能因为我一直在敲钟吧,当了一天的闹钟使。

孙哲平:还有明年。

张佳乐:也是,明年我们和大家还在一起过生日。

孙哲平生日快乐!

二十一点报时
——————————
张佳乐:来来来,大孙,吹蜡烛许愿哈。

孙哲平:我愿望你不都知道么。

张佳乐:形式还是要走的嘛。

孙哲平:啧,那你干脆开个直播得了。

张佳乐:那多麻烦,我一个人看就行了。

孙哲平生日快乐!

十八点报道
————————
张佳乐:大孙,生日快乐!(递过去花)

孙哲平:咳,这句话今天已经说很多次了。

张佳乐:反正今天还没过去,说一百遍也不够。

孙哲平:你开心就好。

孙哲平生日快乐!

十七点报时
——————————
张佳乐:鲜花,生日,蛋糕,烛光晚餐,蜡烛,晚上还缺什么?

孙哲平:已经够了。

张佳乐:你的生日你都不操心。

孙哲平:有你就行。

张佳乐:脸红jpg.

【孙哲平生贺24H16点】追寻&回溯

#16:00补档

      人群熙熙攘攘,汽车呼啸而过,整个城市都在如往常般忙碌着。

  张佳乐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表情少有的有些茫然。舌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嘴里的糖果,甜甜的滋味让他的心情放松了些。 

       双眼盯着街上的人群,抿唇脑子里一片混乱,最终还是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手插着口袋,毫无目的的在人行道上行走。 

        不知怎么走到了一个荣耀周边店前,里面人来人往,挑选着自己支持的战队的周边。张佳乐站在一个架子前,抬头注视着上面的东西。旁边有几个女粉丝在挑选东西,因为太过聚精会神差点和张佳乐撞到一起。

      女孩连忙不好意思的道歉,张佳乐摇了摇头让开了位置转身出了店,反正本来就没有买东西的打算,临走前还听到几个女孩发出了好帅啊,居然忘记多搭讪几句,诸如此类的讨论。

     张佳乐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笑容,反正搭讪了又怎样,不到五分钟就会全部忘记的,自己居然还下意识的担心了一下会不会引起骚动,也是真傻,明明……已经是不存在的人了。

      手中的钥匙叮当作响,走向家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加快的意思,毕竟事实上那也不是家 ,只是一个空房子罢了,甚至不是自己的房子。

       张佳乐打开门,看着屋中熟悉的摆设,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按照现在的状况来说,这屋子其实应该算别人家的吧,至于那个别人是谁,天晓得,随便安在谁头上都行,只要不是张佳乐的,呵,明明住自己家却成了私闯民宅的犯罪,有够荒谬,但真的发生了。

      张佳乐坐在电脑桌前,面前摊开着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和自己做出的一切努力抗争。

      “x月x日,我一觉起来就到了这个奇怪的世界,本来没感觉有什么不对的,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话说好端端的夏休期怎么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x月x日,我出门忘了戴帽子了,但貌似没有人注意到哎,我记得这周围荣耀粉挺多的啊。
       x月x日,woc我是被踢出选手群了吗,不对,感觉像是被盗号了 ,qq信息完全是空的,谁家盗号的人这么没素质啊,等等,我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x月x日,我被世界遗忘了。
      x月x日,父母说他们没有生过孩子。
      x月x日,我不会放弃的,不管背后的那个人是谁,我也绝对不会妥协。身份证不管用了我就重办,账号卡和过去的一切全部被当做不存在了就重头开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荣耀还在,一切都来得及。”

      张佳乐想了想提笔写上今天的日记,“虽然有些难受,不过想想也不错啊,不用交水电费,即使别人见了也会很快遗忘,唯一苦恼的只有两点,今天差点想不起来自己叫啥了,还有就是有点不敢照镜子了,以后要是真回去了,会造成心理阴影的。”

      合上本子,插上账号卡打开电脑,意料之内的这张卡又成了一张没有用过的新卡,昨天熬夜练级的努力又全部被世界注销抹杀。张佳乐面无表情又输入了百花缭乱的名字,依旧选定弹药专家,继续从新手村再来一次。

      这个世界说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计算机,张佳乐曾经认真的想过自己可能就是里面突然出现的漏洞和bug,所以才会被疯狂的围追堵截,自己每做一件事,世界就跟在后面填一个补丁,现在自己和世界就是在进行一个比赛,比谁的心理素质更强,比谁更彪悍,谁先玩垮谁,如果自己气馁了才会中了圈套,到时候也许会被抹杀成为这个世界的养料吧。

       张佳乐看着熟悉的荣耀界面,从早上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是那么真实但也相当虚假,拥有的一切全部化为乌有,所有的努力全部落空,明明有了希望却是更大的失望,也许一般人会被这种落差打击的疯掉,但谁说张佳乐是一般人了?只是一个rpg游戏而已,他会难受,他会拍拍土站起来回起点继续走。

       “a游戏回归,新号不新人,求公会收留啊。”

        张佳乐熟练的打出这一串话发在公屏上,这个时间段正是各公会扩充的时候,总会有分会愿意来询问的,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了好几个申请,接下来的流程已经重复了好几天,加公会,一起下副本,质疑的jjc来一场,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第二天甚至还不到那时候自己账号就会被注销,大概是因为只有荣耀才能让自己放松,自己的朋友都在这个游戏上吧。

         这次运气不错,是兴欣公会,虽然也不指望能那么巧的正好碰到叶修,但好歹也比前两天在百花谷和霸气雄图好,那时候即使是他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的时间不多了。”玩了几个小时,张佳乐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抬头正对上镜子里的自己,里面的人像就像隔了层水雾又模糊了几分,眼见的就要彻底看不清了。

       张佳乐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镜子里模糊也显示着这样的图像,每天镜子里的自己都会消失一点,最严重的时候几乎已经彻底看不见了,对应的自己也直接喋血当场,最终还是开了账号才勉强救回来一点。

       从意识到自己被遗忘开始,每存在感弱一点,镜子里的人像就会模糊几分,随之自己身体素质也会变差,等到人像彻底消失,自己也就迎来死亡,这是这几天得出的结论。

       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在庇佑着张佳乐,当他回到游戏时,队伍里新替换的一个战斗法师的操作颇为眼熟,眼熟得就像几年前看过似的。

       张佳乐咬着嘴唇,点开了那个明显是小号的战法头像,提出了jjc申请。

       第二天,张佳乐注意到自己明显身体好了许多,仿佛一瞬间活力百倍,镜子里的自己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也颇为纳闷,昨晚那场对战的效果没那么好吧?

       又过了几天,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账号卡居然没有被注销。是世界终于放过自己了?张佳乐摇了摇头,不像,反倒像围魏救赵,有另一个病毒来了并伤及了系统要害所以无暇去管自己了。

        会……是谁呢?
        张佳乐突然心头涌起一个猜想,顿时乱七八糟的情绪涌了上来,如果真的是他的话,好久没见他了,真的太久了,不,太不该来,这里太危险了,也许不是他,不能自乱分寸,说不定这也是世界的阴谋。

       张佳乐最终还是冒险站到了和孙哲平同居的屋子前,自从知道了被遗忘,他一直避免来就是这个地方,因为害怕。

       不是不想看孙哲平一眼,他比谁都想,可张佳乐永远忘不了当敲开家门时,父母冷漠茫然的表情,还有那句“对不起,您找错人了。”当他抱着希望打给孙哲平时,只是一句单纯的“你是谁,有什么事吗?”居然就让一向心理素质过硬的职业选手手抖得摔了手机。

       张佳乐从来不会过分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他明白,如果再收到一个属于恋人和搭档的冷漠眼神,也许自己真的会想放弃。

       冷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遗忘了。
        张佳乐站在两人的卧室里,听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指甲死死扣进肉里,泪水即将冲破眼眶又强忍回去,勉强挤出一个客套的笑容,将一切情绪压制到心底,脑中默念背了一晚上的台词,“孙先生……”

        看着孙哲平离开的身影,脸上最后一丝留恋和动摇转为坚定和冷峻。紧握手中幻化出的猎寻,浑身前所未有的充满着力量。

       大街上,崩塌的世界造成人都还原成目光呆滞,闪闪烁烁的数据,一个个举着武器,宛如丧尸围城,看来孙哲平破坏得太过,这世界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实在是太多了,简直是在和全世界为敌。
         一枚子弹直接精准的爆了一个数据人的头,同样的另一边的攻击已经近在咫尺,长期的战斗让身体几乎没力气躲避,显然只能硬抗下了。张佳乐咬着牙做好被砍伤的准备,却只见刀光一闪,那数据人直接被劈成两半,背光处,孙哲平向自己缓缓走来。

      “老叶那个多管闲事的混蛋,我说了让他把你带回去的。”

      “这件事回去再跟你算账,张佳乐,胆子大了,嗯?一个人逞英雄?”

     “……咳,这里太危险了,你不该来的。”

      “我来不来是我的事,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来个组合?”孙哲平一面砍杀着数据人,一面在漫天的血色下,冲他伸出手。

      “和你一起吗?我的荣幸。”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忍着鼻头涌上的酸涩感,轻笑了一声,坚定的握住了那只手。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孙哲平生日快乐!

十六点报时
——————————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不是我说你,你买这么多花你是准备把老孙埋里面嘛,我头一次知道你还是个隐藏的选择困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差把花店包了。

张佳乐:……我让他手上拿一把,剩下的当花环外带洗玫瑰浴不行吗?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老孙改名花仙子孙哲平?不行了,快岔气了,你买完了吧,赶紧把我还给队长了啊。

喻文州:少天我领走了,张佳乐前辈代我替孙前辈说一声生日快乐。

张佳乐:……一嘴狗粮。

孙哲平:张佳乐你丢外面了?还不回来。

孙哲平生日快乐!

十五点报时
————————
张佳乐:呼,感觉快热化了。

黄少天:热死了,热死了,我才是躺着也中枪的好不好,你给孙哲平挑花关我什么事,这么大热天的硬把人从空调房叫出来千里迢迢帮你选礼物很不道德好吗?

张佳乐:吵死了,你不嫌口干啊。

黄少天:张佳乐我说你……

张佳乐:玫瑰花和香水百合你觉得他会喜欢哪个?

孙哲平生日快乐!

十四点报时
————————
孙哲平:(打开空调,躺床上)

张佳乐:困死我了,woc孙哲平敢不敢给我留点位置。

孙哲平:这儿呢。(拍拍自己怀里)

孙哲平生日快乐!

十三点报时
————————
张佳乐:大孙,午饭想吃啥?

孙哲平:随便。

张佳乐:那我下面给你吃?

孙哲平:好,一言为定。

张佳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