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死亡游戏(12)

     
         韩文清是一个一往直前的硬汉,从来不曾说自己有过什么畏惧和犹豫,但这一次他确实无法镇定了。

  韩文清同百花缭乱赶到医院时看到的就是白胜先坐在候诊的凳子上。手上拿着一个白色的手机,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衬衫凌乱不堪,上面还带着几片血迹。

  听到两人到来的声音,白胜先幽幽的抬起头,眼睛红肿成一片,面色苍白如鬼,眼中还有没有消散的痛苦,自责和惊惧。

  “新杰呢?”韩文清直截了当的说,身上泛着浓浓的黑气,寒流到来的低气压,声音有说不出的焦躁。

  “张副队…他……在里面。”白胜先几乎是哽咽着说完这句,无力的指了指身后一扇门。

  透着窗子看过去,只能看到一动不动躺着的身影。韩文清的心仿佛被撕裂成两半,脸上眼可见的黑了一圈,手握成拳头,猛的向一面墙砸去,却在最后时刻,颓然收回了手。

  百花缭乱看得心惊,想想不久前还好好的副队,如今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眼眶也红了一片,一时却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怎么回事?”片刻之后,韩文清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面无表情的盯着白胜先。

  换做是平时,小队员被吐槽为钱包脸的霸图队长这么盯着,早都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可是此时,白胜先却完全无视了他的低气压,眼中带着深深的痛苦和恨意。不时吸着鼻子,断断续续的说

  “我……我和副队回来,去吃饭结果,在厕所…我怎么都等不到……就去厕所看……然后副队……就倒在地上……都是血…哪里都有…”

  白胜先说着捂住了脸,双肩微微抽搐着,语无伦次,时不时伴随着抽噎。他恨那个凶手,他更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到,为什么不早点去厕所看看,如果张副队不接自己,就不会……

  “人渣!畜生!”韩文清恨恨的说,这次却没有爆发,只是眼中带着沉郁的怒火,整个人就像一个即将扑上猎物的野兽。百花缭乱咬着下唇,一只手紧握成拳,几乎把手心掐出血来,凶手,我们没完!

  “百花缭乱,将白胜先带回俱乐部,喻队他们应该快来了。”沉默在几人间酝酿,好久后韩文清才勉强恢复平静,开口说。

  “那……”

  “你们先走,现在不安全,霸图也需要人在,我去……看看新杰。”

  韩文清明白百花缭乱的意思,眼睛紧盯着那个大门,继续说,说到里面的人,心脏又是微疼。

  “放心吧,我稍后跟上。”

  “好,注意安全。”

  百花缭乱这么说着,目光担忧的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韩文清,扶着白胜先慢慢离开。

  韩文清推门进了病房,张新杰躺在那里,毫无生机的,面色苍白如纸,就像……死了一样。

  缓缓伸手想要摸一摸对方的脸颊,却在最后收回了手,感觉就像梦境,轻轻一碰就碎了。

  一直觉得无论大漠孤烟怎么去冲刺,石不转永远跟随在左右,却在这时,头一次知道了无法掌控的脆弱。

  “新杰,我一定替你讨回来。”

  韩文清注视着那张卸掉眼镜后清秀的脸,口中喃喃的发下誓言。

评论

热度(28)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