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死亡游戏(10 )

 
     张新杰放下鼠标,换下队服,心中思索着穿上一身便服准备出门。

        到门口时正好遇到匆匆进门的韩文清,险些撞到了身上,韩文清下意识往后微退一步,一手扶住了他,帮他稳住身形。

         “小心。”

         “谢谢队长。”张新杰愣了一下,推了推眼镜,低声说。
  
        “不用道谢。”听到回话,韩文清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舒服,淡淡的说“新杰,你要出去?”

        张新杰抬起了头,还是平静的表情“嗯,去接机,黄副队,周队和轮回的人,还有嘉世的白胜先要来。”张新杰顿了顿,又说“兴欣的事,大家已经知道了。”
   
         韩文清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注意安全。”这个铁血的汉子最后少见的叮嘱了一句。
  
         “……好。”张新杰脚步顿了顿,应了一声,出门离开。留下韩文清少见的有些隐隐的不安。

  黄少天面无表情的上了飞机,满脑子回放着的都是郑轩死去的场面。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仿佛一个即将出鞘的利刃。

        这时,在他后面几排坐着的一个人,突然站起身来,缓缓向他走来。黄少天用余光看到了,那人戴着黑色的帽子,口罩和墨镜,看不见脸,脚步轻缓,却像鼓点一样击在此时的黄少天心上,那人是谁,他要做什么。

       黄少天突然发现自己除了手机,钱包外什么都没带,无论怎样都无法反抗。那人走到黄少天身旁,那人将手缓缓放在黄少天肩上。

       “少天,少天?”那人这么说。

         那声音熟悉的让黄少天回过头去。

        “队长?!”黄少天忍不住惊叫起来,只见那人卸下墨镜和口罩,露出那张让此时的黄少天熟悉得想落泪的脸,还有一声温和的“嘘。”

        “队长,我,郑轩……”看到那张脸,一向以话唠出名的黄少天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喉咙里像是塞了铅块,好像有千言万语要诉说,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只感觉仿佛自从案件发生后就吊着的心找到了落地的感觉,仿佛一瞬间找到了依靠,惊惶,恐惧,愤怒,还有委屈都找到了诉说的对象。

        明明应该平静的给队长说明一切,明明应该冷静的表示自己可以处理一切,可队长两个字一出口,就崩溃了所有压抑着的情绪。

        喻文州坐在了他的旁边,把那个乱糟糟的脑袋轻轻压到自己怀里。“我知道,我知道。”喻文州一手揽着他,一手轻柔的拍着后背,就像在哄着一个稚嫩的孩子,又好像在对待一个易碎的宝物,口中不断的重复着那三个字。

        黄少天被按在一片黑暗之中,可是,却没有再让他恐惧,鼻尖是长久熟悉的味道,拥抱的是最在乎的人。他就小声的絮叨着,诉说着,没有条理,只是单纯的抒发自己的情绪,诉说着恐惧,自责和迷茫。

         就这样,这个姿势维持了很久很久,黄少天才又重新坐直了回来。脸上又带上了熟悉的阳光的笑容,显然得到了队长的足够治愈。

      “噗。”看见这样的黄少天,喻文州忍不住轻笑出声,头发早已乱成了杂草,眼睛红红的,眼角还带着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的眼泪,整个人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好像刚遭受了蹂躏。

       黄少天也注意到了自己形象不太好,一边赶紧整理自己的形象,一边嘟囔着“让张佳乐看见不得笑死了,啊啊啊,队长别笑了,当做没看见好不好,平常本剑圣可不会这么狼狈的啊。”

        “嗯,我看见了绝不说出去。”喻文州看着他恢复了元气,也放心了些,开起了玩笑。

     “队长,你什么时候这么心脏了啊。”换来自家剑圣的抱怨,正等着下文,却见黄少天犹豫了一下,问道“队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到了群里的消息,不太放心,就搭了飞机到q市,没想到正好看到少天。”喻文州想起自己看到的群里语焉不详的聊天记录,皱了皱眉头。

      “队长……还会有人死吗?”我们会死吗?

      “不会的,我们一起想办法啊”喻文州自己其实也毫无把握,不过此时只能这么回答

      “放心吧,少天,我们结伴而行,凶手也不敢来呢。”

      “嗯,队长,我们一起。”死也一起。

  此时窗户外是一片黑暗,两个人贴在一起,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评论

热度(34)

  1. 寂秋弧长的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