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宋词百首之青玉案/韩伞】背后

     苏沐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苏沐秋试着拿起书架上一本书。

      苏沐秋在屋里转了一圈之后坐到电脑桌前。

      苏沐秋忍不住伸手戳了戳旁边的人的后背,当然没戳到。

     苏沐秋……遭到对方瞪过来一眼,获得一百点暴击伤害。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再动你就忍不住想揍我了。”苏沐秋耸了耸肩,终于安静的坐在凳子上做乖巧jpg.,心里暗中琢磨,果然是大漠孤烟的操作者,今天报道上吐槽的钱包脸还真没有冤枉他。

      旁边坐着的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嗯了一声,也不否认也不肯定,扭头继续训练。

     苏沐秋,男,账号卡秋木苏,亲人叶修一只,最可爱的妹妹沐橙一个,现在作为背后灵的状态寄住在老对手韩文清的家中,而且就目前状况,只有韩文清能够看到他。

      而躺着也中枪的韩文清,到现在还记得那次印象深刻的初遇,正在洗澡的时候,一踏出浴室正好看到一个人待在屋里盯着自己电脑上的荣耀界面看,听到声音,转头说了第一句话,“下午好啊,大漠孤烟,我是秋木苏,虽然初次面基,但我有一个预感,估计要在这里住很久。”

      事实证明,苏沐秋立得一手flag,在经过无数尝试之后,基本确认了两个中心要点:除了韩文清再没有人能看到苏沐秋,两人只能相距十米内。

        前者两人都没有意见,韩文清根本不会在乎这东西,对于苏沐秋来说,在离开人世之后还能够远远看着心爱的妹妹和挚友,看着他们一点点成熟起来,能够看一眼荣耀,无聊时还有人陪聊,已经相当满足了。

       对于后者嘛,
      “大漠啊,要是你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时候我也杵在身边你会不会很尴尬?”
          
        “滚。”

        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相处的也算相安无事,准确的说还在往友好上无限靠拢,虽然韩文清和叶修的性格绝对不相同,两人在理念和习惯上有很多差异,但到底求同存异,兼收并蓄。

        苏沐秋早已对大漠孤烟背后的操作者,这个硬汉子好奇了很久,现在被迫近距离观察倒也发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比如在得知自己的身份后,屋子里多出的关于嘉世的周边海报,再比如每次和叶修比赛后,会在对方休息室门前逗留一会儿,这样细微的举动苏沐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然嘴上吐槽逗趣依旧,但这份心思却是明白的。

        “还是不行?”韩文清眼睛盯着电脑,突然开口。

       苏沐秋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对方指的什么,摇了摇头,“还是没法操纵实物,拿起来似乎已经是极限了。”说完还指了指那边书架旁掉落的杂志作为辅证。
     
        韩文清瞥了一眼站起身去帮他收拾残局,当事人则直接鸠占鹊巢待在韩文清的位置上盯着电脑桌面发呆,qq消息提示音响了一遍又一遍,想也知道是职业选手群在刷屏,一到休假的时候这些家伙压根闲不住。

       韩文清是懒得理会这些短信的,烦了直接屏蔽,奈何今天电脑跟前坐了个好奇宝宝,手搭在鼠标上试图打开看看发生了什么。第一遍,手直接穿过去了,第二遍,鼠标微微颤动了一下,第三遍,拿起来又直接摔回电脑桌上……

        苏沐秋就表情严肃的和鼠标战斗了一遍又一遍,眼睛盯着桌面,手指搭在鼠标上,努力使劲儿,简单的动作一次次重复,耳边的提示音就是最佳的配乐。

       韩文清抱臂站在身后,看着苏沐秋每一点动作,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提出帮忙之类的,他明白,这不是突发奇想的游戏,是战场,不参与,是对对方的尊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内的俩人却仿佛有着用不完的耐心,然后突然传来轻微的“咔”的一声,细小却仿佛轰鸣,桌面上终于出现了职业选手群的窗口。苏沐秋手指覆盖在鼠标左键上,整个人颤抖着,沉默了很久,才转过身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般悠闲的开口,“我还以为在聊什么好玩的呢,老韩,你不会介意我乱翻了一下你电脑吧。”说话的语调还像平常那样吊儿郎当,却带着一股掩饰不了的喜悦和轻松。

        韩文清依旧嗯了一声,凝视着苏沐秋的背影,淡淡的说,“我要下去取个快递,你把衣服拉链拉好再出门,乱七八糟的像什么样子。”听着那个人惨兮兮的抱怨自己独裁,嘴角自那一声“咔”响起便勾起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

      说好了只是下楼取个东西,结果却顺带逛了个街,吃了个夜宵,韩文清对此表示沉默,简直无话可说,只能说自己拿秋木苏一点办法都没有,无论是什么时候的。

        韩文清嚼着碗里的饭菜面目狰狞的就像在嚼叶秋的肉,眉头蹙紧好像盘起的老树根,直勾勾的盯着旁边弯腰逗流浪狗的苏沐秋,被死亡视线盯着的人正托腮看着小狗吃骨头,转头还不忘笑着挥了挥手回应,“嗯?我脸上有东西?老韩,你信不信你这个表情固定十分钟,老板就要给我们免单了,你要不要也来喂喂看?”

        “幼稚。”韩文清硬邦邦吐出两个字。

     “以前沐橙就很喜欢这些小动物,那丫头做梦都想要一只小狗,可惜当时实在经济实力不够,连个玩具狗都很少买,别说真的了。”苏沐秋脸上带了些追忆和怀念,每次提起妹妹,满心都是温柔和甜蜜。

      韩文清抿唇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准确的说是少年,心里不知怎的好像被揪了一下,有点疼还有些堵。

      在见到苏沐秋真人之前,他和秋木苏并不算太熟悉,唯一的印象就是很强的对手,一叶之秋的搭档,性格很跳脱和一叶之秋一样是个不好处理的家伙。曾经也考虑过面基,最终却因为各种事耽误,加上后来想着反正赛场上会见所以也就干脆忘到脑后了。

       后来在家里见到真人,又听到对方述说了死亡的经过,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对天才陨落的可惜,无法交手的无奈,还有就是一丝钦佩。

       当初添油加醋废话连篇的陈述韩文清已经记不太清,唯一记得的就是对方的表情,忧伤,无奈,遗憾和从容,这是在脸上唯一看到的情绪,哪怕在提到那场惊心动魄的事故,脸上也冷静如常。

        相处了这么多年,两人性格的差异越发明显,但相同的地方也更为可贵,韩文清如同花岗岩般无坚不摧,行动上将大漠孤烟的一如既往勇往直前贯彻到底,只要能够向前,就绝对不后退寻找捷径。苏沐秋却不一样,他喜欢bug也擅长利用bug,必要时他可以以退为进曲折行事多管齐下,只要让他抓住破绽,就能马上乘胜追击。

        至于相似的地方,韩文清想起那细微挪动的鼠标,表情柔和了下来。

       “老韩,老韩?发什么呆呢,醒醒,大漠孤烟跟人私奔了。”眼前苏沐秋伸出手在眼睛跟前使劲晃。

       韩文清面无表情把那只手拍下来,“胡闹!”说完才发现场合不太对,用余光扫了一眼,果然旁边桌的人已经若有若无飘来了诧异的眼神,随即黑着脸结了账站起身大步往出走。

       苏沐秋心虚的咳嗽了一声,加快了几步跟了过去,正好听见一句若有若无的句子“和秋木苏私奔么?”

      一阵微风吹过,夜色里的路灯下,苏沐秋的耳根悄悄红了起来。

      玉从石头中萃出,是石头的精华,二者在光泽和颜色上有着本质的区别,却殊途同归,注定是归于一体的。苏沐秋是温润的玉,看似柔和清丽实则坚硬,韩文清是无坚不摧的顽石,内里却藏有浅嗅蔷薇的柔情。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的生活依旧平静又多了些微妙的变化,无论是训练还是平常,苏沐秋总是待在韩文清四周,时不时捣捣乱,给他招致一些担忧和诧异的眼神,韩文清每次比赛完,不忘拖延着时间逼着自己忍着被气死和叶秋聊两句,让老朋友有时间聚一聚,闲暇时也会听苏沐秋单方面吐槽老魏,郭明宇,吴雪峰等等人,或者聊一聊过去和沐橙叶修的相处,韩文清只是听着,偶尔发表一句自己的意见,尽管苏沐秋嫌弃敷衍,但还是会接着讲下去,因为寂寞。

       直到有一天,苏沐秋突然不见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韩文清的心里前所未有的焦急,甚至比操作失误时还要急躁,就像突然失去了生命的一部分,感觉空荡荡的。

      他找遍了一起转过的每个地方,如果不是还在训练日,也许会直接一个机票飞奔到h市去,哪怕很可能没有用。

     第一天,不见踪影,第二天,依旧没有,他摆着钱包脸在训练室训练了一天,叶秋的退役消息传来只能让他更加烦躁,手掌抓着门把手却迟迟不想拉开,想也知道屋子里满满都是相处几年的痕迹。

     “没出息。”韩文清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指的是谁,猛的拉开门,果然,空无一物,这时耳边一阵微风吹来,身后,是熟悉的感觉。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苏沐秋站在身后冲韩文清挥手,一如刚见面的时候,“嘿,老韩,我在这儿呢。哎?我没给你说吗,我现在能自由晃荡了,我刚刚去瞅了眼叶修那家伙。”
    
       韩文清动作顿了顿,然后向前跨了一步,嘭的一声甩上了门。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