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当职业选手穿越cp向ooc同人文

【双花】一男子与好友相逢,竟吓坏对方,请问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与 @北笙 的联文,我写的确实比他慢多了。

#又名世界第一王子殿下

#孙哲平的心很累,真的很累

#乐乐的奇遇且听下回分解

  孙哲平接到张佳乐电话时顺便看了眼时间,很好,超过两点了,应该不算鬼来电。实在不怪孙哲平这么想,毕竟大半夜的突然接到一长途电话,还是几年没联系,貌似记忆中还有点儿起床气的人,谁都要胡思乱想一下。
  
  那边的张佳乐委屈的都快哭成乐乐球了,一觉醒来结果又是黑夜不说,一向怕鬼方到极点的他战战兢兢的想给恋人打个电话求安慰,结果才想起来手机貌似被张新杰收去了。更吓人的是苦恼之下,往枕头底下一摸,woc手机居然在!懵懵逼逼的找自己刻意置顶的电话号码,可是……没找到,也是幸好自己记住了。 折腾了一圈这电话才打出去,张佳乐也是不容易。
  
  孙哲平接了电话,估摸着张佳乐是有什么急事,结果刚一接通,就听见那边哇了一声,含含糊糊的喊了声大孙,就开始呜呜呜的哭,声音不大但听起来觉得特别惨特别悲凉。
  
  这下把孙哲平是真吓清醒了,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摔了,虽然不知道那边出了什么大事,但能把自个前搭档弄得哭的这么惨的绝对问题大条了,要知道当初五赛季自己诊断出来有问题,整个战队都六神无主了,张佳乐都撑着一点儿脆弱都没表现在外。
  
  “张佳乐,张佳乐,咋了?”孙哲平是个糙汉子,还真不会安慰人,只能抱着手机干着急,琢磨着要不要扰一下谁的清梦,问问霸图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也怪自己从不关心八卦,结果到现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边张佳乐情绪上来了,抽抽噎噎半天停不下来,加之心里又脆弱的飘了一句,大孙居然都不叫我乐乐了T^T,就哭得更悲,更委屈了。
  
  这边不知道状况的孙哲平只听到抽泣声又大了几分,不时还带着小猫一样的哼唧,只觉得头皮更麻了,韩文清受伤了?亲人去世了?体检查出来什么问题了?难不成是和叶修一样被霸图净身出户了?脑子里开始各种胡乱猜测,整个人都不好了。
  
  过了好久,孙哲平才听到那边抽抽搭搭的说,“大孙,我害怕,你在干嘛?”
  
  孙哲平:……
  
  孙哲平有点想把那边那位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鬼,凌晨三点,三点,你觉得我能干嘛?!
  
  孙哲平耐着性子平淡的回答了一句,“几分钟前还在睡觉。”
  
  “哦T^T”张佳乐也觉得自己这句话问的有点傻,有点不好意思的乖乖答了一声,想接一句我就是想你了,但就在睡前才煲过电话粥,再加上这句话怎么说出口,总觉得呃,有点丢脸,所以想了想,只好说了一句,“那大孙你继续睡吧,晚安啊。”
  
  “……”
  
  孙哲平一直到电话那头传来断线声,大脑都保持着空白状态,所以刚刚张佳乐是在梦游吗?打了一通电话,哭了一场,什么都没说,就,就挂了?
  
  继续睡,睡个屁啊,孙哲平彻底睡不着了。
  
  第二天,孙哲平顶了个大大的黑眼圈,也是多亏正好赶上休假日,又不是比赛季,所以不用见队友,不然估计一半人都暗中揣度是不是做贼去了,难道还解释自己是被张佳乐折腾的?
  
  说起来孙哲平昨晚还真没睡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都飘着张佳乐那鬼魂儿一样的哭声,外加根据上次见面的记忆,结合自己脑补,总汇出来的哭的“梨花带雨”?的脸。可无论怎么联想,孙哲平都觉得哪里怪怪的,只能说还真的有点想象无能。
  
  在又一次被周公拒之门外之后,外面的天也快亮了,孙哲平估摸着实在没法睡了,索性也不挣扎了,翻了翻通话记录,确定不是自己睡傻了的幻觉之后,给张新杰去了个私信。
  
  再睡一夏:打扰了,张佳乐最近情绪上有没有什么不对?或者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石不转:没有,前辈状态一直很好。
  
  孙哲平手指放在键盘上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把凌晨发生的事情打出来,也许确实是张佳乐梦游了吧,心里努力这么自我安慰,虽然这句话自己都不信。
  
  这时,对话框一闪,张新杰又回了一句,
  石不转:前辈提出要去b市待几天。
  
  “……”,孙哲平有种不祥的预感。
  
  站在火车站出口,挑了个视野不错的地方抱臂等候张佳乐的到来。
  
  没办法,要是不来接,任他自己瞎跑,都不知道晚上他能到自己跟前不。远远看到一个蹦蹦跳跳的身影过来,小辫子一扫一扫的,穿的红红粉粉的,貌似背了个乳白色的包,不时还跳起来张望,看起来就像块大型跳跳糖。孙哲平眼角狠狠抽了一下,有种扭头就走表示不认识那人的冲动,心里暗暗吐槽,张佳乐这奇葩审美从百花到现在怎么不见长进反而越发弃疗了。
  
  正在人群中到处寻找自家恋人的张佳乐和另一个世界木着脸和某土豪逛街的张佳乐同时打了个喷嚏。
  
  到底也不能真的撂下不管了,张佳乐和他家亲爱的还是顺利接了头,孙哲平刚一露面,张佳乐就和找到革命同志似的一下扑了上来,接着二话不说在他怀里和小猫似的,隔着衣服又拱又蹭,嘴里含含糊糊的念叨着“大孙,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开不开心。”末了还直接仰头在孙哲平嘴唇上直接印了一个吻才退开站远了些。
  
  孙哲平全身都像中了僵直buff,一步都动不了,嘴唇上,干燥而柔软的触感一触即离,让他有种伸手去抚摸的冲动。
  
  说句实话,他和张佳乐一直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俩人从百花开始,这么多年了,对方的一切心思甚至比了解自个的都清楚,自然能看明白俩人都有进一步的心思,但却一直拘束着。到底是分开的那几年让俩人成熟了,心中却也多了忐忑,即使是无所畏惧的狂剑也生怕一步走错而满盘皆输,所以清楚张佳乐躲着自己的原因,却也不知道该不该主动约他把一切说到明处,只能一遍遍对自己说,时机快到了,再等等。
  
  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孙哲平看着眼前的张佳乐,热情洋溢的笑脸,看似乱糟糟但估计凹了好久的发型,瞪的圆圆有神气的眼睛,局促时候下意识咬唇的动作,还有在自己眼前左右晃悠的适合电竞的手。
  
  长相,声音,小细节,很明显还是张佳乐,但说出来的话还有刚才那一扑一拱,倒是该怎么说,和昨晚上回放在自己脑海里的那简直是熟悉的滋味,熟悉的配方,但和他以前的样子……不得不说,虽然莫名的没有太多违和感,但真的判若两人。
  
  孙哲平一把把眼前的手拉下来,开口问他,“你怎么想起来要来?”
  
  张佳乐白了他一眼,“终于想起来理我啦?一过来就看到你出神儿,我这不是想见你了嘛,说好的每周见一次,你不来找我还不欢迎我来啊?”
  
  “那……” 孙哲平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
  
  “刚才那下?就当弥补早安吻了,话说你今早上都没发短信给我,说好的一天三次呢?大孙,你是不是不爱我啦?”
  
  “……”孙哲平觉得自己可能昨晚还是前晚不小心睡了一个世纪,不然怎么能跟不上大世界的节奏了呢?张佳乐的话每个字都能听懂,偏偏连起来怎么就不明白了呢。
  
  等等,早安吻?孙哲平终于get到了重点,是张佳乐和自己是恋人?确认了关系的恋人?好几年没有联系的人突然过来,第一句话就表示和自己是恋人,而且貌似谈了好久恋爱了,到底是他在做梦还是他在做梦?虽然和张佳乐谈恋爱这个选项,呃,其实是不介意的。
  
  孙哲平现在有满肚子的话想问现在站在自己对面的张佳乐,但好歹理智还在,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就拉着张佳乐去了家甜品店。
  
  店里人不太多,风扇吱呀呀的转,广播里放着的歌甜腻腻的,小勺子把冰激凌搅成颜色奇怪的浆糊,盆栽投下一片大大的阴影,正好把俩人的身影盖住。
  
  孙哲平看着对面低头安静折腾冰激凌的身影,莫名与自己记忆里的样子重合起来。曾经的两人,不顾一切的追求梦想,口袋里的钱上顿吃了好的都要愁下顿只能泡面打发,但酷暑难熬的时候,又是在k市,俩人一盒冰激凌往往就能清爽好几天,而对面的人就总是这样,把冰激凌搅得乱七八糟最后在自己黑脸面前陪笑着脸哄着自己同意一人一口喝掉。
  
 这么想着,神情不由柔和了几分,递给他一张抽纸,让他擦擦嘴巴上的油胡子。张佳乐抬起头,孙哲平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过得怎么样?”
  
  张佳乐舔了舔嘴唇,回味最后一口,想了想回答,“挺好的啊,今天闲下来了就赶紧来找你啦,大孙,大孙,我怎么觉得你不希望我来啊。”说完,张佳乐站起身,凑近了眯着眼看他,似乎想要从他表情里发现什么欺骗自己的破绽,呼吸一下一下打在孙哲平脸上,近的连睫毛都能看到。
  
  孙哲平被这猛然的动作一惊,叹了口气向后仰了仰脑袋,把张佳乐的脑袋摆正,身子向后推了推,
  “没有,你想多了。”
  
  张佳乐不依不饶的瞪着他,咬了咬唇皱了皱鼻子,鼓着脸说,“那你亲我一口,要亲这里才行。” 张佳乐指了指自己嘴唇。
  
  “……”孙哲平此时特别想学蓝雨那个队员说一句,压力山大。
  
  张佳乐见孙哲平没有动作,心头一沉,一股浓浓的委屈袭上心头,当即就红了眼圈,睁大眼睛死死的瞪着他,眼中充满了忧郁和愤怒,如果他真的是猫,恐怕这时候浑身的猫估计都炸起来了,虽然现在也差不多。
  
  “大孙,我就知道你不爱我了,今天早上我发了那么多短信你都没回我,那我走行了吧,你满意了吧?!”
  
  孙哲平没回话,准确的说,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今天懵逼的次数已经其他什么时候都多了,不是他心里素质不好,而是这副样子张佳乐……还真稀罕见。再听听他说的话,什么乱七八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偶像剧的情侣闹别扭呢,还是最不走心的那种剧情。
  
  孙哲平没忍住把手搁到张佳乐额头上摸了摸,没发烧啊。“张佳乐,冷静,别发神经,我没注意看手机。”这是实话,要不是张佳乐这么一说,他还真不知道手机快被戳爆了。
  
  结果没想到起了反效果,张佳乐眼眶更红了,深吸了口气,居然蹙了蹙眉,瘪了瘪嘴,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对,真的是哭,眼泪就像水龙头没拧紧一样,一滴一滴的往下落,打在桌子上和空杯子里。低着头,半长的头发遮住半边脸,脸色通红,嘴唇微微颤抖着,就那么无声的哭泣着。
  
  看孙哲平看过来,红着眼睛狠狠瞪过去,似乎想表现出来坚强和不屈最终却还是失败了,红通通的鼻头和小草莓一样,说不出的狼狈。伸手取了一张纸,揉成团慢慢的擦着眼泪,但却越擦越多,越想越委屈,心里念叨着孙哲平那个混蛋,居然还不来哄,就知道干看着,他大爷的。然后水龙头越来越大,到最后没有了半点梨花带雨的感觉,眼看着要变成嚎啕。
  
  喵喵喵?这画风突变的有点美,孙哲平不忍直视,要是脑子里有弹幕的话,估计早就被成群结队跑过来的神兽刷屏。讲真,这还是头一次孙哲平见别人能哭得这么惨绝人寰的,而且貌似还是被自己惹哭的,这简直就是一个成就好吗?!幸亏店里人不多,不然自己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面前人是谁,孙哲平想静静,特别想。
  
  孙哲平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暗暗打气,脑海中反复重复那几个词,爱心,耐心,宽厚为怀。然后凝视着张佳乐,试图艰难的和他正常交流。“张佳乐,别哭了,冷静下来。”
  
  “你,你不理我,你还不叫我乐乐T^T”
  
  “乐乐,听我说几句话。”孙哲平轻轻拍了拍桌子沉下声音淡淡的说。这个动作通常代表着孙哲平要说很重要的事,没有打算再开玩笑了而,这一招显然无论对哪个世界的张佳乐都管用,果然,张佳乐停止了哭泣,睁大眼睛看着他,只是兔子一样的眼神总觉得可怜巴巴的。
  
  孙哲平没有理会那个眼神,继续陈述,“你也感觉到不对了吧,虽然很久不见了,但我还没痴傻,你和我认识的那个张佳乐一点也不一样。”
  
  张佳乐静静想了想,点了点头,泪珠还挂在眼角,脸上却带上了笑容,
  “嗯,你和我认识的大孙也不一样。说起来我昨天打电话就是因为我发现我明明睡了一觉了,醒来却还在晚上,所以吓了一跳才”张佳乐脸上泛起丝丝红晕,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现在想想应该我那时是穿越了吧,或者说是平行世界,小说里不老是那么写嘛,难怪我亲你抱你的时候你表情那么怪,身体僵硬的和石头一样,要是大孙的话,估计马上就接住来个狼吻了吧。”张佳乐说到最后乐呵呵的笑出声,就像说到了什么好玩的事,脸上满是幸福。
  
  孙哲平点了点头,不置可否。虽然他也希望能得到张佳乐的爱情,但孙哲平更希望来自原来那个独立强大骄傲的张佳乐,来自那个在腥风血雨里开满朵朵飞花的弹药专家,那才是他认可的搭档和一生的伴侣。
  
  “不过说起来看样子你还没有追到另一个我啊?”张佳乐神神秘秘的说。
  
  孙哲平挑了挑眉,没什么好狡辩的,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看他想说什么。
  
  张佳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摇了摇头,站起来拍了拍他肩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他看。
  
  “我说你啊,要主动才行,虽然是另一个我,但性格也不会差太多吧,难道你还要他先和你告白不成?”
  
  孙哲平觉得这句话槽点太多无处吐槽,但本质上到底是这个理,于是点了点头没吭声。
  
  张佳乐吐了吐舌头,看有人捧场,更来劲了,做了个鬼脸,一字一句的继续讲授经验,“所以你要把他一举拿下,最好是在他反应不过来的时候,这样成功率会大很多。不要犹豫,你想想,说不定你担心的问题正是他担心的呢。”
  
  张佳乐越说越兴奋,彻底过了一把当老师的瘾,从他在那个世界和大孙的相爱说到两人相处的生活,再说到未来的打算,说到后面,甚至打开手机给孙哲平展示他们的合照。
  
  照片上两人似乎去了海边旅游,穿着花花绿绿的海滩衣服,俩人搂在一起,掌心相对,手指相交,眼神中传递着浓浓的情意,周身的气场和氛围再也融不进去第三个人。
  
  张佳乐说完最后一句话,喝了口水,低头看了看已经开始变得透明的身体,耸了耸肩,冲孙哲平摆了摆手,笑嘻嘻的说,
  
  “看来我的时间到了,我走了他应该会回来吧,我真的好想大孙了呢,最后谢谢你忍受了我一天的骚扰,祝你早日追到这个世界的我啊。”
  
  孙哲平静静注视着张佳乐的身体完全消失不见,端着水杯坐在原位等待着另一个的到来。
  
  几分钟后,张佳乐又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是这一次,脸上带着的是自己熟悉的自信和肆意爽朗的笑容,一坐下来就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仿佛孙哲平脸上画了朵花。
  
  “看什么呢。”
  
  “看你啊,果然还是这个样子的你看着舒服。”张佳乐摆了摆手,收回了目光,懒懒的说。
  孙哲平立即猜到张佳乐怕也是碰到了什么,不过他也不急着问,毕竟来日方长。而现在还有更重要的是要做。
  
  “张佳乐,我有话对你说。”
  
  “啧,巧了,我也是。”
  
  “那你先讲?”孙哲平做了个礼让的动作。
  
  “算了吧,我猜这两句话意思差不多,我给你个面子。”张佳乐扬了扬眉,神情嘚瑟。
  
  孙哲平笑出了声,这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行吧,简单点儿,张佳乐,我喜欢你。”
  
  “呃,”张佳乐故意停顿了一下,希望看到孙哲平的变脸,可惜失败了,也不沮丧,反而站起身直视着孙哲平的双眼,重复自己第一句话,
  
  “巧了,我也是。”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