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死亡游戏(大结局下)

继续高能预警,严重ooc,手法这些不明白的评论区讨论或者我改天把全部过程串一遍,顶着锅盖跑。
————————————————

  所有人都被这一瞬间的变化惊住了,面前的张新杰,衣着整齐干净,手臂稳稳的举着手枪,就这么一步步平稳的走进来,好似比赛时进场的样子,逆光中看不清脸上的表情,想必也是如平日般平静。
  
  大家曾心中微妙希望张新杰活着,但如今这个愿望真的“实现”,却只有给人心底泛起阵阵的凉意。张新杰以这样的状态站在这里,事情的真相已经冷酷的揭示在众人面前,只是谁都不愿承认。
  
  百花缭乱做了个深呼吸,看着不远处的人,脚步踉跄了一下,低声喘息,他觉得自己有点晕。
  
  韩文清站在原地,一侧的手指蜷缩紧握成拳,手臂上肌肉紧绷,青筋呼之欲出,脸上的表情堪称恐怖,黝黑一片的脸上是勃发的怒意,眉头如树根蟠结,牙齿几乎咬碎。
  叶修险些跌倒在地,站稳的下一秒,冲上去扶住倒在地上的黄少天,香烟早在受到冲击的那一瞬就甩了出去,冰冷的目光向张新杰扫去,却未开口说一字,而是低头将注意力放在黄少天身上。
  
  叶修利落的脱下外套,试图捂住伤口,减缓血液的流失,可却几乎毫无用处。
  
  “我说老叶,本剑圣算是救了你一命吧,表情那么难看干嘛……”
  
  “闭嘴。”叶修看着手上黏腻的鲜血,脸色完全沉了下去。
  
  黄少天却只当没看见叶修难看的脸色,扯动嘴角笑了笑,却疼得呲牙咧嘴,皱了皱眉头继续唠叨,仿佛虚弱debuff完全无法改变话痨本色,
  
  “靠靠靠,老叶你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我闭嘴,太不厚道了吧,我有那么讨人嫌嘛。总比队长那个什么都不说全憋心里的强,话说老叶,你和队长怎么勾搭上的,说说呗。”
  
   “啧,那可太长了,等你伤好了给你慢慢讲。”
  
  “去吧你,老叶你就别蒙我了,不用你讲我也猜得出来好不好,队长都告诉我了,你也太小瞧我们队长的智慧啦。”
  
  黄少天吃力的身子往上靠了靠,扭头看了眼站在人质旁的荒火和枪已经放下,却透过镜片冷冷的看着众人的张新杰,冷笑了一声,“我说你们两个,别以为你们占便宜了,别太嚣张了,实际上你们什么玩意儿都不是,我们早都看出来真相了。”
  
  说完这段,身体因为寒冷哆嗦了一下,头已经有些晕眩,意志眼见要脱离身体,头向后一仰,靠回叶修怀里。
  
  “老叶,放开我吧,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我可给你讲,为了走到这一步,剑与诅咒两个人给你护驾哎,你一定得和大家尽力活着出去,让这俩人付出代价才行,不然,本剑圣做鬼都要吵死你。”
  
  黄少天身上越来越无力,原本还带些元气的唠叨,变成了小声的呢喃,推开叶修抱着自己的手,看着天花板淡淡的说,
  
  “队长这家伙,干什么都慢,就算这次比我快了几天,赶上他也是轻轻松松的事。喂队长,你走慢点啊等我一会……”
  
  叶修将黄少天平放在地上,眼中没有了刚来时的平静,而带着冰冷的怒意,周身环绕着恐怖的气场,与此时的韩文清有得一拼。
  
  荒火眼见那边追悼会似的气氛瞅了眼叶修恐怖的脸色,开口调笑“叶神感觉不错吧,走到哪都有人保护你,黄少天和这个”荒火踢了脚脚边的人,“都是为你挡的刀,要不是你缩在后面,他们也不会受苦。”
  
  “那你觉得你是什么,一个跳梁小丑罢了。蠢到这样的凶手也是少见。如果不是张新杰后来亲力亲为干扰视线的话,也许你暴露的更早。”
  
  荒火表情狰狞了几分,刀具在手上玩了个花样,踢开躺着的人,慢慢向走下台,向着叶修过来。
  
  “胡言乱语只能让你死得更快。”叶修暗自提高警惕,手指摸在口袋里临走时带来的手枪上,嘴里打着应付,“是不是胡说你自己明白,你急着杀他们很大程度也是不想承认他们比你聪明。”
  
  “你!”荒火怒火更多了几分,恨不得一个飞刀过去直接捅死叶修。该说真不愧是脸t,在这种情况下,仇恨也是稳稳的,此时的荒火已经忘记了其他人存在,只想先杀死叶修再说。
  
  可他忘记不代表其他人会忘记,江波涛和百花缭乱在荒火走到叶修跟前的时候,便绕到了荒火身后,在荒火怒气勃发的一刻,猛的扑了上去。一声枪响伴随着东西掉落的声音。混战之后,荒火武器被缴,身上狼狈不堪,被压在地上,而张新杰的手枪牢牢的指着近处的苏沐橙,场面一时陷入了僵持。
  
  “够了,”张新杰突然开口,他扫视每个人,避开了韩文清的目光,最后看向地上的荒火,显然这情况有些超出预计。
  
  “叶前辈,我知道你手上有把枪,但你们人比我们多,同样的,可以被当人质的也比我们多。一不小心,就是下一个黄副队。”张新杰下意识想调整眼镜,却发现这个动作不太合适,只好作罢。
  
  “不如我们来个交易,荒火想对付的主要是叶前辈,而我”目光依旧没有对上韩文清,“自然是队长。”
  
  “哟,新杰大大的意思是我和老韩留下,其他人走?不怕出去报警?”
  
  “外面是狂风暴雨,这里又是荒郊僻岭,找到路没那么容易,更不要说报警。”
  
  “这算盘都打好了啊,老韩,敢不敢陪哥留下。”叶修拧头去看韩文清,换来一声冷哼,显然是默认的意思。
  
  “叶修!”
   “前辈!”
  
  旁边的其他人显然不愿意,叶修安抚的挥了挥手,然后低下腰,和江波涛咬耳朵,“你们只要顺着标记到大路上,就有人接应,如果快的话,说不定还有救。”
  
  说完这句,叶修拍了拍江波涛和百花缭乱肩膀,张新杰随之垂下手枪,四人心情不一的注视着其他人不情不愿的离开。
  
  “现在可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了吧。”叶修掏出手枪,拉开保险,直视着对面俩人。张新杰点了点头,把枪扔给荒火,看着对面的韩文清,意图十分明显。
  
  仓库两边,枪战和肉搏几乎在同一刻拉开,一边乒乓作响,一边拳拳到肉。
  
  叶修并没有荒火锻炼良好的身体,但家庭的培训和这么多天的临时训练还是让他足以应付。相比之下,荒火明显从平静变得急躁起来,显然,无法轻易解决自己眼中的弱鸡宅男,是很让他恼火的事。
  
  另一边,韩张两人的招式默契到诡异,毕竟是一起待健身房的搭档,自然对对方路数都清楚。俩人一问一答,如果不是情境,语气和内容不对,也许还真会误认为是俩人闲谈。
  “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
  
  “人总是要死的,我只是加快了这个节奏。”
  
  “那也应该让他们自己来选择!你从一开始就在谋划,包括受伤都是故意的是不是?”
  
  “……是。不然会被怀疑。”
  
  “秦牧云也是你杀的?!”
  
  “是的,因为他看见了本来应该在医院的我出现在了俱乐部。”
  
  韩文清觉得这样的对话已经没必要进行下去了,眼前的人陌生的可怕而且真的无话可讲,他也没有听对方理由的耐心了,无论什么都不应该是欺骗杀戮的理由。于是,他的动作和力道又增加了几分,匆忙间,张新杰有些难以招架。
  
  叶修和荒火都只剩不多的子弹了,但因为枪的款式,荒火剩余的存货远远多于叶修。荒火举着枪,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只待叶修这一发打完,他就能简简单单的杀了叶修了。
  
  “你是不是忘了那经典的6.5秒?”叶修看了眼对方面上的喜色,突然开口。荒火一愣,此时,叶修开枪了……
  
  叶修看着荒火的尸体,捂着腹部,身体摇晃,重重的倒在地上。
  
  两枚子弹同时击中对方,一个当场立毙,一个也只是苟延残喘。
  
  看来沐橙又要难过了啊,叶秋他不会气到鞭尸吧,走之前答应要活着回去的,还是失约了。
  
  脑子蹦出一个个奇怪的念头,耳边是不远处的打斗声,老韩,哥帮你解决了一个,另一个你可要加油啊,话说原来死亡的滋味是这样啊,还真不好受。
  
  眼前逐渐有些模糊,眼皮吃力睁开着,眼前恍惚间出现一个人影,叶修想要伸手去摸,却没有力气,人影逐渐清晰,化作那个藏在记忆深处的人,
  
  “沐秋。”
  
  口中喃喃,那人笑着歪了歪头,似乎在笑叶修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然后缓缓的伸出了手,叶修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手放在对方手心上,那人一愣,然后笑得更开心了,两只手握紧,抓住……
  
  “都走了,我也该到终点了。”张新杰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狠狠挨了一记之后,抹了抹嘴角的血说,
  
  “做了这么多事,我本来就没打算活着,所以才选了这个汽油仓库。”张新杰说着,点燃准备好的火柴,指向最近的汽油桶。在对方的注视下点燃了一切。
  
  火焰如魔鬼般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火舌逐渐舔舐裸露的皮肤,张新杰毫无反抗的忍受着一切,回想着一切的开始。
  
  只是想让那个人停下来哪怕一会儿,最后停不下来的却是自己。不过,有他陪着,也不算孤单,死后的世界里再去解释吧。
  
  杀手在黑夜里穿梭杀戮,鲜血与死亡绽放邪恶之花,爱恨却是开始的土壤。
  
  

评论(7)

热度(46)

  1. 寂秋墨惜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