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忠犬三十题【1】

忠犬三十题


1.早早准备好的营养早餐。

      孙哲平起床的时候,张佳乐还睡得正熟,而且手脚都缠在孙哲平身上,宛如一个大型挂件。

     这家伙,这么多年了,睡姿还是这么差。孙哲平叹了口气,总算找到了梦里束缚感的罪魁祸首。

    试着活动一下身体,可整个人被抱得严严实实,一来动作一大张佳乐容易醒,二来,看看身旁散开头发睡得正熟的人,凌乱的发丝被些许汗水黏在额头上,嘴唇微微张着,就像等待着人亲上去,包括唇边的口水印都看起来诱人无比,恨不得替他舔掉。

     许是天气有些热了,加上张佳乐睡姿确实差,睡衣松松散散的挂在身上,露出诱人的锁骨甚至一大片的雪白肚皮,上面点缀着青青紫紫的痕迹,再看看压在自己身上的大腿,雪白的,肉乎乎的,在阳光里泛着美好的光泽。

       不行,不能再看下去了,孙哲平喉结滚动,咽下分泌的唾液,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枕边人的脸上。

      瘦了,看了半响,只得出来这个结论,那张可以伪装未成年的娃娃脸不知不觉已经变得有些瘦削。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脸颊,换来那人迷迷糊糊的咕噜了一声蹭了蹭有些粗糙的大掌。

      不能再床上赖下去了,孙哲平回味着掌心的美好触感,小心的对方手脚拉开,放进去一个等身抱枕,顺便摸出来一本食谱,张佳乐喜欢吃的早已在书的扉页标了出来,具体做法孙哲平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

       到厨房熟练的开了火放着各种食材,一看这水平就是出了新手村很多年的,不过实际上也是如此,张佳乐胃不好,一顿不吃就会难受很久,偏偏喜欢赖床不说还挑食,通常等他睡醒了外面他喜欢吃的也卖完了,再说外面的食物终归不叫人放心。

       因此同居后,孙哲平便果断接下了做饭大任,一个糙汉子硬是点满了这项技能点,其中的惨痛往事简直数不胜数。

      不过,孙哲平端着早餐来到床前,看着床上熟睡的爱人,眼中满是柔情,我乐意。


2.抱在怀里,帮你套上袜子。

      “乐乐,乐乐?”孙哲平眉头蹙成了一团,嘴唇抿紧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床上的一团被子,准确的说是注视着被子里冒出一个脑袋的人。

      今天一训练完张佳乐连饭都没吃就回了宿舍,问他怎么了,他还说没事,就是不太饿。看看现在这样,这叫没事吗?!

       孙哲平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露出来浸满汗水的额头,意料之中的滚烫。孙哲平做了个深呼吸,强压下一瞬间起来的怒火和浓浓的担忧,妈的,不逞强能死吗,要不是自己看他状态不对实在不放心过来看看的话,他还打算一个人烧傻在屋子里?居然这货还敢锁门,他怎么头一次发现自家副队加搭档还是个这么笨的傻瓜呢。

     不过孙哲平也知道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以这个温度不管的话,真的会出人命的。

     推了推那个被子团,用堪称温柔的声音呼唤着床上的人“乐乐,起床,我们去医院。”张佳乐已经有些迷糊,哼唧了几声,似乎也试图起来,但身上却没什么力气,在床上翻滚了几下,滚到孙哲平旁边,就不动弹了。

     “张佳乐,等你病好再收拾你。”孙哲平叹了口气,毫无威慑力的说了一句,把床上的人小心捞到怀里,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上衣,裤子,一件件的为他穿上。

      摸着手心滚烫的温度,再看看已经几乎失去意识的人,什么时候看到朝气十足的搭档这么脆弱过,心顿时有些疼,一只手揽住他,另一只手艰难的给他把袜子套上,然后一把抱起,将自己外套往对方身上一披,一脚踢开了门,去先治好再说。

3.被吻干的泪痕。

         张佳乐曾经想过无数次和孙哲平见面的场景,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拍拍他肩膀,说句哥们儿欢迎回来,或者一见面就给对方一个下勾拳,狠狠打在他脸上,肚子上也行,嘴里喊着我草你大爷的给他身上留下点记号,虽然以自己的武力值,更大的可能性是自己身上的记号比较重。

        总之,无论如何都不该是这样。你丫太不爷们儿了,张佳乐这么对着自己说,简直怂爆了。

      虽然因为自己的小辫子,经常会被认为娘气,叶修也经常逗上两句哭了没,但实际张佳乐身心都是标准的纯爷们儿,纯爷们流血流汗不流泪,所有张佳乐在孙哲平人间蒸发时没哭,在一次次得亚军的时候,在最崩溃的时候没哭,在谩骂和质疑中更不可能哭,却没想到维持了这么久的硬汉形象这么快就崩塌掉,还以为至少是在得冠军的时候呢。

      妈的孙哲平,张佳乐心里狠狠骂着,可视野却在见到对方熟悉的身影的瞬间模糊一片,尽管反应过来立刻低下了头,但孙哲平又不是瞎,自然能看到瞬间滴落的眼泪。

     可是孙哲平就这么注视着自己,一言不发,若不是灼热的目光停留在发顶,几乎以为对方早都走了。

     这是惊讶自己前搭档怂成这样一时吓愣还是嫌弃认识这么久的人软弱的一面?

     张佳乐不可避免的无厘头猜测着,心里莫名焦躁,正准备抬起头冷着脸回一句你乐哥是眼里进沙子了,眼前却出现一只熟悉的手,感觉那只手将自己下巴慢慢抬起来,力气不大却带着不容躲避的气势,就这样正对上对方的眼睛,对方的脸庞。

       他不太一样了,从一个青年彻底变成了男人了,但那双眼睛却没有变,还是深邃带着了然和浅浅的宠溺,张佳乐看着那双眼睛,视线又有些模糊了。

        靠。张佳乐咬着唇,抬起胳膊准备擦一把,胳膊却被对方按住,下一个动作更直接将张佳乐僵直在原地。

        孙哲平的脸在张佳乐面前一点点放大,贴近,温热的唇印在刚刚流出来的一滴眼泪上,似乎想要接住那点咸味儿的液体,连带着主人的心情一起分享,张佳乐下意识闭上眼睛,感觉着自己被拉入怀,细密的吻一点点落在眼睑,眼角。

        “乐乐,我回来了。”半开的房门外,孙哲平将张佳乐抱在怀里,就像守护最珍贵的宝藏。


4.需要的时候迅速抵达身边。

       “百花缭乱;我头一次这么怀疑我的幸运值。”张佳乐咬着牙在职业选手群里打出这一句话,顺便拍了张自己现在处境的自拍发了上去,显然已经做好了被那群不厚道的家伙嘲笑到死的准备。

       不过确实他今天有点惨,好好的夏休期没告诉任何人悄无声息的去了b市,为了方便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全身除了必要证件就带了个人和帐号卡,毕竟又不是没住的地方,愁什么。

       只是没想到自己点儿这么背,坐的车中途坏了,停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一摸口袋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摸走了,更玩儿人的是,现在居然下起了雨,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自己能指望的只有被自己玩了一路,已经剩了一丝血皮的手机。

      点开群里看看,除了黄少天在疯狂嘲笑刷屏,只有几个人给了用导航这些对别人非常实用,对自己这个路痴压根没用的建议。

      b市的土著都干嘛去了,微草的没看群里吗,一个出现的人都没有。张佳乐有点郁闷,在考虑要不要真去算一卦的时候,瞥到了一句“乐乐你居然现在才意识到你没幸运值啊。”

       心里骂了一句,将还剩百分之五的手机关机了,自然没有看到后面刷出的一句“再睡一夏:乐乐你待在原地不要跑,我去接你。”

      看不到时间,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心里寻思着往前走找个警察同志帮帮忙,一辆车停在了面前。

         哎?有点眼熟。还没等露出惊讶的表情,车窗摇下,

       “乐乐,快上来,别感冒了。”

        “啊啊啊?哦。”


5.仅仅是十指相扣都能兴奋的像中了乐透一样。

        孙哲平自己都说不清什么时候对自己搭档有了超越友谊的想法,只是绝对比张佳乐对自己早。

         之所有这么说是因为在孙哲平会为了张佳乐流鼻血做春梦的时候,张佳乐还能大大咧咧的只穿着大裤衩坐在孙哲平旁边打游戏,甚至没带换洗衣服时毫不客气的指挥舍友去拿,至于孙哲平对此有什么看法,只能说痛苦着快乐着享受着吧。

         但即使这样,他俩也没有拉过手,毕竟这个动作两个大男人来做不是一点儿的矫情别扭,孙哲平即使再想试试也不会给张佳乐说我想牵牵你的手试试手感,先不说会不会ooc到画风崩坏,那时还是直男的张佳乐绝对觉得他队长脑子进水,所以这件事始终没有成功过。

         不过上天还是眷顾孙哲平的,那时两人出去旅游,也许是旺季,客流量相当大,张佳乐又喜欢乱跑,你不小心就要丢,张佳乐也确实不想把搭档拉下,所有在看到一个特产店时,张佳乐就那样顺理成章的拉起了孙哲平的手。

       讲真,那是孙哲平头一次任张佳乐把自己牵着到处晃,因为他的注意力从头到尾都放在了两人交握的手上,那一瞬间指尖触碰的电流,手中的柔软温热,孙哲平知道张佳乐的手很漂亮,职业选手大多都如此,可直到刚才才知道多漂亮,手感有多少,又和自己有多契合。

         孙哲平知道自己表现的像个痴汉,但直到手被松开,从指尖传到心里的热流都让全身几乎幸福的颤抖。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