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乐乐生日快乐

        说真的,今年的生日张佳乐已经快忘掉了,毕竟今年过年早,收假也早,而且还不是双休日。

         低调从简过一下就行了,这是张佳乐原本的想法。可是也许是心里还在期盼着什么吧。尽管已经过了睡觉的点儿,自己人也已经换了睡衣躺在床上,可就是怎么都睡不着。关了灯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一点睡意都没有。

      已经十一点过十分了啊。张佳乐叹了口气,手机上交了也聊不了qq,坐起来发了会儿呆,果断披了件衣服坐到了电脑前。

      选手的房间里都是配备有电脑的,毕竟对于这帮子游戏就是生命的选手们来说,没电脑简直就是不留活路啊,只是房间的电脑没有练习软件,配置上也会比训练室的差一些,这也是为了防止选手们过度训练。

     来到霸图后,这个电脑张佳乐还没用过,一来是张新杰在作息上催得紧,张佳乐也不敢轻易挑战副队的作息表,二来则是符合自己手感的鼠标键盘插在了训练室,屋里这个自然不太合适,第三嘛,自己也不像在百花的时候或者需要用宿舍电脑刷副本磨练默契或者jjc实验新操作了。

      不过今天有点特殊,张佳乐上了线也不知道该干什么,白天已经把副本次数用完了,大半晚上的jjc作妖也不太好,听老叶说深夜的交易区能淘到不少东西。张佳乐这么想着,操纵着角色也往交易区跑,可不知怎么的,今天偏偏什么都看不进去,哪怕在看背包清单的时候,注意力都放在右下角的时间上。

       十一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张佳乐脑子里冒出来这样一句话,目光放在了浅花迷人好友清单上再睡一夏的id上,灰色的,这是当然的啊,肯定已经睡了。

      尽管早都看了好多次,但还是忍不住从胸膛里涌出浓浓的失落感。不过想想也是,孙哲平这家伙一向大大咧咧,从来不把这些事放心上,连他自己的生日都要靠人提醒,怎么能指望他记住张佳乐的生日,还是失联这么多年后。

     如果说张佳乐一向自诩比较浪漫,孙哲平就是最不懂浪漫的,曾经是搭档和恋人的张佳乐可以几天前就通知他生日到了,尽早礼物准备好,现在的张佳乐却选择了一声不吭,仿佛不知道自己还有过生日。一来是没了曾经的立场,二来是还是心里渴盼着吧,对方能自己想起来一次。

      自从孙哲平回来,两人的相处就隔着什么,一个薄膜,怎么都突破不了,而这一次,结果也许是捅破薄膜,也许是永远的缩回壳里。

     还有三分钟。张佳乐打开了秒表看着倒计时,心里忐忑到极点,做了个深呼吸,有些不敢看好友列表上的名字。

    两分钟,张佳乐已经有些失落了,光标放在了退出的符号上。

     一分钟,耳边传来一阵铃声,好友上线的提示音!

      余光瞥了眼列表,再睡一夏上线了,他真的来了?还小窗发了短信,他怎么知道我在线上,此时的张佳乐显然大脑短路,甚至忘记了好友上线的显示,径自打开小窗看看是不是期待的那句话。

    “坐标78,133”小窗里只留下这样的句子。不是祝福啊,那他上来干嘛,心里这么想,却还是按照坐标往过传送过去,夜晚的网速很快,到达时还有五秒。

      再睡一夏就那么静静站在那里,双眼直直的注视着浅花迷人,就像本人正注视着自己一样,明明是没有感情的角色,却仿佛一眼千年,将自己和电脑那头的距离拉得那么近。

    张佳乐有些恍惚,零点的提示音唤醒了他,就在这一瞬间,两个角色的身边突然下起了一场烟花雨,不知道准备了多少的烟花猛然爆炸开来,就连习惯了枪林弹雨的张佳乐也被一瞬间的闪光效果炸得一个晃神,两个角色就平静的伫立在硝烟之中,就像,就像繁花血景一样。

     视线有些模糊,兴许是被闪到了吧。张佳乐低下了头,抹了抹眼睛,却看到抖动了很久的小窗,

     “乐乐,生日快乐。”上面留着这样一句话。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