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伊不如新】生日祝福(双张)

          
           张新杰的生日时间其实不太好。今年过年比较早,这时候大家的心思几乎已经放在年上了,住得远的更是。
 
            不过虽然如此,大家都还记得。刚洗漱完的时候,手机就被信息差点填爆了,凡是和张新杰关系较熟的,都第一时间发来了自己的祝贺。

           张新杰戴上眼镜,一条条回复过去,没有张佳乐的。张新杰有点别扭,也许是有些强迫症,总觉得少一条有些许别扭吧。

           今天还是照常的训练,唯一的区别在于每当休息时,张新杰就忍不住转头看一眼张佳乐。张佳乐在和林敬言说话,张佳乐在和孙哲平打电话……,张新杰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背带着些黑气,“张佳乐前辈,训练时间不要玩手机。”

          张佳乐愣了一下,咳嗽了一声,挂掉了电话,拧身又盯着电脑屏幕在想什么。

           午饭时张佳乐少有的和林敬言坐到了一起。知道张佳乐和张新杰是恋人关系的林敬言终于忍不住犹犹豫豫的问出来

            “你和副队闹矛盾了?”

            “啊?没啊。”

            张佳乐一脸懵逼的抬起头,顺便偷偷的把洋葱挑出去。“那你们?”

          林敬言看了看张佳乐,又用余光看了看浑身都冒着寒气的张新杰,默默缩了缩脖子,声音又压低了些。绝对不是他八卦,而是这气氛太诡异了。

        “放心吧,我和新杰关系好着呢。”张佳乐摇了摇戴着红色情侣表的手,脸上满是春意。想也知道另一只在谁那,林敬言深觉吃了一口狗粮,也不自惹麻烦,那俩的事还是他们自己处理吧。

         就这一会儿吃完饭的张新杰就这边看了多少遍。“自己掂量着就行。”好歹是副队生日啊。话说他不会不知道吧?林敬言摇了摇头,看了看毫无察觉正自以为没人知道的把洋葱往垃圾筐倒的张佳乐,如果真这样,莫名不知道心疼谁了。

          饭后,经理照理将收到的礼物扔给张新杰自己处理。张佳乐看了眼礼物,又看了眼张新杰,走了过去。

             张新杰以为终于那句话要补上了,张佳乐却扔下一句“副队我要请假。”就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我准假了吗?张新杰有些气结,推了推眼镜,低头整理东西的力气也大了些。

          这一去就到了快九点,张新杰翻着书却少有的心不在焉,眼神不断瞟到手表上,怎么还不回来?张佳乐,你可以。

           当耐心几乎告罄的张新杰又给他今天第无数次记上一笔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门外正是跑得微喘的张佳乐。

          “你去哪了?”

          “给你个惊喜。”

          张新杰一听这话转身要走,张佳乐赶忙抱住他,一只手提着东西,一只手揽着对方的腰,头从后靠在张新杰颈窝蹭着,散落的头发在穿着睡衣的张新杰赤裸的脖子上扫来扫去,有点痒。鼻息打在脖颈上,有些喘,说话还带着气音,“新杰,新杰,别不理我嘛。”

          张新杰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便干脆看着前面不说话。

         “新杰,生气啦,我给你送礼物了啊。”倒是张佳乐先松了手,讨好的笑了笑,递过去手上的盒子。

         张新杰这时候火已经消的差不多了,看了一眼弯着腰,冲自己眨巴眼睛的张佳乐,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小蛋糕,样式简单没有太多让张新杰不喜的甜腻奶油,上面还歪歪扭扭的写着“生日快乐,by张佳乐♡”以及一个小小的闹钟。

           张佳乐挠了挠脑袋,原本贴在脑袋上的头发更凌乱了几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可不是把你生日忘了啊,咳,只是快递突然说今天没到。我就是去取了啊。发现的时候又来不及准备生日礼物了,就干脆自己做了一个蛋糕,虽然呃卖相不好。生日快乐啊。”

          “谢谢。”张新杰一天的郁气都在一瞬间消失殆尽,默默在自己的计划表里打了个勾,最后一个生日祝福,get。

           低头看了看时间,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将蛋糕放在桌子上,把还在发傻的张佳乐拉了过来,“生日礼物已经送达了,我很满意。”

          张新杰将礼物放到床上,保养良好的手,慢慢解开外包装,审视了一会儿礼物的外型,伸手抚摸体验着物件熟悉的美好触感,时不时忍不住用唇用舌去慢慢浸湿,轻咬,最后全部吞吃下肚,作为生日的犒劳。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