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百日all乐day2生病(双花)

                       
              张佳乐此时的状况不太对,也许是这几天有些着凉了,训练室的温度热乎乎的,身上却冷得要命,头晕得厉害,脑仁针扎一样的疼,脸上烧的通红,百花缭乱直接变成了两个,身体一软,直直的就往地上倒。
   
              朦胧间,旁边机子的孙哲平冲过来扶住了摇摇晃晃不倒翁一样的张佳乐才没让倒下去。

            给想要过来的队员们摆了摆手,安排了几句让继续训练,就潇洒利落的一个横抱扛到了宿舍。
 
              医务室的阿姨今天正好不在,宿舍倒近一些,况且张佳乐每隔一阵肯定要这么折腾一回,轻了头疼感冒,重了发烧什么都有。

             刚开始的时候,可将孙哲平折腾的不轻,毕竟把人家孩子拐出来,结果还没比赛,先一病病上几天,怎么也不太好。况且少年张佳乐有一张娃娃脸,还是婴儿肥,虽然实际年龄比孙哲平还大半岁,看脸却要小几岁。就那么可怜兮兮病怏怏的躺着,再硬汉的心也软成了一团,孙哲平更是心里揪着疼。

           把人平放在床上,轻轻的把被子掖好,毛巾放额头上,插了个温度计就开始翻箱倒柜找药。生病的张佳乐烧的迷迷糊糊快没了意识,却粘人的要命,拉着孙哲平恨不得做连体婴,嘴里大孙大孙叫个不停。

            孙哲平不敢硬拉,就只能哄着抱着劝着,摸摸他的小辫子,拍拍后背,好说歹说才让这祖宗勉强放手。等到找到药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张佳乐你真该减肥了。”孙哲平累的像跑了马拉松,却只是不轻不重的吐槽了一句,幸好这些常备药宿舍准备了不少,不然还要折腾。

           来到床边,把人拍了拍,慢慢扶起来。先喝了口水,试了试水温可以,才给床上的一点点喂。

          孙哲平是一个糙汉子,却把所有的温柔和耐心都用在了张佳乐身上。

         喝了药张佳乐才慢慢抱着孙哲平的胳膊沉沉睡去,进入了平静的梦乡。

  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一个白色光点越来越大,视野逐渐清晰明亮,是一块白色天花板。

          张佳乐摇晃着想坐起来,身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转了转脑袋,触目是霸图的队服。林敬言坐在旁边,见他醒来,拿了水和药递过来。

           张佳乐乖乖服了,听好队友絮叨自己怎么晕过去,怎么被副队和队长拎到医疗室。最后结论是注意身体,不要太操劳。

           等到林敬言离开,张佳乐扶着额头,太阳穴还涨得厉害。果然是梦啊,话说那天清醒后还被骂作死,后来才知道孙哲平那家伙整整照顾了自己一天,当时还感动了好久。

            掏出了手机,短信上大多都是对自己身体的关心,看来就发个烧还传出去了。快速的浏览着,却在最新的一条前停顿住。

            “‘注意身体,好好休息,别作。”最近联系人,孙哲平”。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