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别等了,这孩子弧长的要命,拖延症家懒癌晚期

百日all乐 day1(百乐)梦

                
              张佳乐觉得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明明上一秒还在桌子上趴着,电脑显示器上还是荣耀的界面,现在却来到了一片荒野。

          周围都是雾蒙蒙的,鼻尖是泥土的气息,脚下是松软的土地,能见度很低,好像雾霾中的b市。

           明明可以确信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来过这里,可直觉上却对这里有莫名的眼熟和亲切,仿佛这片土地烙满了自己的足印,仿佛这里一草一木自己都能叫上名字。

            抬头向周围扫视,有一处突然亮了起来,漫天遍地的花瓣轻飘飘的落了下来,好像浓雾刹那间散去,一个人影显露了出来,高高的马尾,粉色的外套,褐色的皮甲,腰间还别着把手枪,绑着几串手雷,就这么转过头,露出白皙的脸庞,俊郎不显女气的脸庞,对自己轻笑。

            他是谁?好眼熟,我应该认识的,而且见过好几次才对。那个名字在舌尖滚动着,却怎么也吐不出来,仿佛被卡在了唇齿间。

             那人看自己一声不吭,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带了些苦涩,叹了口气。

           空气中酝酿着这份失望的情绪,雾气都凝固住了。

           不是这样的,我认识你,只是……

          似乎被什么东西拖拽出来,张佳乐猛的睁开眼睛,大口的喘息着,环顾四周,还是自己的卧室,显示器上浅花迷人站在竞技场,等待着下一轮比赛。

          回到了登录界面,准备去洗把脸。

            这个梦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第一次还是在百花,第一次和孙哲平完成繁花血景的那天晚上,百花缭乱来到了梦里。

             张佳乐是相信账号卡具有自己的生命的,因为百花缭乱总是来找他,尽管把这件事说给孙哲平的时候,他总说自己睡傻了。

            可是张佳乐还是固执的坚信着,包括在孙哲平退役的晚上。
    
             张佳乐在宿舍难受了一夜,头一次一个人喝了一瓶酒,伴着心里的苦涩和迷茫,跌跌撞撞的没有方向。迷迷糊糊间,也是被一个有力的臂弯抱上了床,闻着那淡淡的花香,沉沉入睡,一夜无梦,只有耳畔那声熟悉的轻叹。

             可是最近,这越来越频繁的梦境,又是为了什么呢?张佳乐凝视着镜子里湿漉漉的自己,嘴角有些心酸和无奈,这样选择退役,抛下一切离开,百花缭乱兴许怨着自己呢。

            不是这样的,冥冥间一个人这样回答,张佳乐只看见镜子里自己的背后,那个英姿飒爽的粉色弹药专家站在那里,手臂往前伸,虚环着自己,低头注视着自己发顶,做着口型,好像在说:mas。

            我是还没有醒吗?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握住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却只摸到一片空气。

            有些恍惚的回到电脑前,qq弹窗弹得不停,是霸图协商招纳自己入队的事,复出吗?以这个年龄?

          盯着上面的每一条,目光却飘到了旁边举着手枪的浅花迷人,恍惚间,这个弹药小号,却有了百花缭乱的姿态和气质,仿佛突然被附了体。

         百花缭乱,你希望我怎么选呢?

          mas选择问问自己的心就好。

            问我自己吗?手捂在胸口,里面还有一颗跳动着,追求着胜利,渴望着冠军的心,血管里还有一腔的热血。

            敲击着键盘,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而旁边的窗口上浅花迷人的系统脸也带上了同样的笑容。

          几周后,张佳乐看着经理送来的百花缭乱账号卡直发愣,手心都冒出了浅浅的汗水,心里莫名的开心和激动,仿佛故友的重逢。

          那天梦里,又是一片雾气笼罩的荒野,那个粉红色弹药专家伴随着满天的花雨悄然降临,这一回他的主人终于顺利念出了他的名字,换来一个满意的笑容和大大的伴随花香的拥抱。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