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韩张杀手paro

 韩张杀手paro ,ooc 严重,亲点名要开车,我就试着来了,上车请刷卡。  @凌杳吟罹——抽不到酒吞不改名
 

      黑夜仿佛一个巨大的幕布遮掩了白日的繁华,城市已然在黑夜中沉沉入睡,但还有人清醒着,并习惯于黑暗的隐藏。  

      张新杰就是这一类人,他穿着极为正式保守,脸上戴着最老土的黑框眼镜,表情冷淡而疏离,不知情的人一定会把他当作学者或研究人员,如果他不是这个点站在一个高大的房屋前,旁边还随意扔着几个不知是死是活的警卫的话。

          这一单解决就金盆洗手,这是张新杰考虑许久后做出的决定,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对杀人有爱好的人,开始只是为了报答收留者的恩情,既然对方已死,也没必要做下去了,况且……。

       意识到思绪有些飘远,张新杰回过神来,隐下心头自接下任务起就有的不安,准备夺去屋内倒霉的警官先生的命。

  直入厅堂,毫不犹豫的行往唯一的卧室,警官的独居生活为暗杀免去了不少麻烦。卧室没有锁?张新杰一愣,虽然在自己家中不锁房门再正常不过,可心中总有些不对劲,不由更加警惕起来,短刀紧握在手中,屏住呼吸,小心的打开门。 月光下床上有一个熟睡的背影,随着呼吸不断的轻微上下起伏着,也许这就是他吸入的最后的空气了。  

 这时,异变突然发生了,在刀即将刺入对方身体的时候,床上人突然猛一转身,睁开的眼睛里毫无睡意,张新杰看着那双眼睛有些眼熟,就在这一晃神间,胳膊被猛的向下一拽,那人一个动作直接将张新杰扔在了床上,接着自己压了上去。 “哼,就知道你会来!。”那人的声音中带着隐隐的怒火和浓浓的煞气,让人不寒而栗,双手可真正让张新杰恐惧的是,这个人分明是韩文清!  

 张新杰和韩文清是认识的,在成为正式的杀手之前,张新杰也曾有过正常人的学习和生活,而韩文清就是他大学时长久的室友和……暗恋对象。 因为习惯性的不询问要杀的对象,却折腾出这样的乌龙,张新杰后背沁出了阵阵冷汗,心里除了后怕还有一丝绝望,今天注定要栽在这里了,在他心中成了这样的形象,金盆洗手还有什么意义呢。  

 张新杰唇角滑出苦笑,韩文清也不开灯,而是保持这个姿势冷冷的说:“谁派你来的?!”

       “受人之托,我不能说。”张新杰的眼镜已经在打斗中掉落,此时又是黑夜,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能从这句话说完后韩文清几乎要把自己双手捏断的力道和沉重的呼吸中感受到对方蓬勃的怒火。

      “呵,不能说是吗?!”韩文清怒极反笑,接着大脑充血之下做出了一个让两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直接伸手将张新杰薄薄的衬衫从衣领处拉扯开,露出大片的皮肤。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8623258359405

刷卡上车啊

    韩文清抚摸着张新杰月光下熟睡后疲惫的脸,用手轻轻抚开对方紧皱的眉头,心中因为对方想要杀死自己而泛起的愤怒和痛苦早已不见踪影。

       犹豫了一下回了上级一条短信“消息有误,今晚平安无事。”低头对心爱的人轻轻的说“如果你真要杀我,我不会反抗。”

       然后安稳睡在了恋人身边,等待阳光的到来。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