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花吐症(下)完结


    电话正是孙哲平打来的。接起电话时张佳乐就有些后悔。好不容易瞒过了副队他们,现在自己一接电话,身体状况不就露馅了吗?

        他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得这种病的,这个别人尤其是孙哲平。只是现在挂了只会更突兀,以那家伙的性格说不定就直接跑q市来问清楚了。

         只能硬着头皮接了。张佳乐狠狠掐了自己一下,让自己精神了一些,咬了咬唇,做了个深呼吸,把涌上来的花瓣尽力咽回去。让自己声音努力正常的回答
         “喂?”

        “你生病了?”

        啊,没事,挺好的。张佳乐下意识就想这样回答。可是身体条件却不允许,刚刚开口,就是一阵干呕,在咳嗽声里,花瓣全部吐了出来,口中除了草木味,还带着浓浓的血腥味。看来病情又加重了,也是,都拖了几天了。

         张佳乐扶着桌子,一面调整着呼吸,以免在反应过来后把电话下意识拿远。不过,对面还是听到了。

       “乐乐,张佳乐?怎么了,说话!”

       “我……挺,咳……好的,……没,咳……没事。”

         张佳乐努力想憋出一句完整的话,但还是失败了,声音就像卡了带的机器,又虚又零碎,还不时夹杂着猛烈的咳嗽声。

         张佳乐犹豫了一下,索性不等对方回答,就挂掉了电话,改用短信,以免留下更多破绽。

         “怎么了?”对方的短信很快。

         “放心吧,你乐哥哪有什么事啊,就是受凉发烧了,头疼的厉害,没有力气罢了。”张佳乐忍不住笑了出来,回复道。

         “我去找你,你等一下。”

         “哎哎哎,别别别啊,我说这又不是夏休期,你不训练跑过来干嘛?就为个感冒,没必要啊。你过来我笑死你啊。”

         “真的没事?”

         “大孙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妈了?不符合你性格啊。”

         “嗯,好一些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趁着生病终于能睡个懒觉了。”
        说完,张佳乐利落的合上了电话,一切都无懈可击啊。

       没有理会越发抽搐的厉害的五脏六腑,取出了笔纸,咳嗽着,吐出混着血丝的花瓣,一面写着无法表达的话。写给朋友的,写给亲人的,更多的是写给他的。

        生理性的泪水,混合着大滴汗水遮盖了视线,甚至没时间去擦拭,时间就是生命,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纸上落完最后一个扭曲的字迹,意识已经相当模糊,满桌子满地都是花瓣,草木香充斥了整个屋子。在视线朦胧中,只隐隐约约听到门被钥匙打开的声音,然后随着“乐乐,乐乐,张佳乐,醒醒!”自己身体一轻被抱了起来。

       张佳乐努力睁开眼睛,接着就觉得一股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还带着奔跑的汗气,接着一个粗暴的吻在口中快速占领了自己的位置,在唇齿间搜刮掠夺着,将原本溢满的浓浓草木气息和血腥一点点清除干净。仿佛灵魂都在随之共鸣,颤抖。张佳乐呼吸紊乱成一片,仿佛缺氧的鱼。睁大了眼睛,注视着对方脸上还未消退的焦急,惊慌和疼惜。

        那家伙,还是以前那样啊。心里的不确定忽然就有了答案,有些东西,也不是时间就能改变了的。一吻结束,再次开口,嗓子里已经没有了难受的感觉,身体也有了一些力气,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环住对方的脖子,笑容灿烂的说“大孙,好久不见啊。”

       孙哲平恐怕很久都无法忘掉当时的感受。张佳乐的感情和他在自己回来后的逃避,孙哲平是清楚的。本来想要慢慢来,但当对话结束的那一刻,一种不详的预感和深深的恐惧,充斥了他的全身,似乎毛孔都在迸发着预警。因此他才会不顾一切的赶到q市,就算什么事都没有,去看看他也好。

        在推开门的一刻,他已经无法记得自己是怎么走过去了。满眼满心都是在血气和草木气混杂下,在铺天盖地的花瓣海里,倒在桌子上的人。明明上次见到还是充满朝气的,怎么几天不见就成这样了。这个笨蛋,不逞强能怎样。如果就是这样,那还不如只是自己单相思。

         一个吻,并不太甜美,混杂的味道和遗留的花瓣的苦涩几乎让人皱眉,但这些味道是对方带来的,就也能甘之如饴。看着脸上明显回复的血气,终于是赶上了,剩下的,今天好点了再慢慢聊。
        

           花絮
    “这么大的事,还骗我,嗯?”

    “ 那个,我这不是,等等,你知道我喜欢你,靠,我还以为隐瞒的很好呢。”

     “所以你就故意躲着我,还把我当傻子哄。张佳乐你胆子肥了啊。”

      “咳,那个,对了,你怎么想到要过来?”

      “我有一种预感,不来会失去最重要的东西。”

       “……啊,大孙,你这么肉麻干什么,我知道啦。”

       “说完了?”

       “啊?嗯。”

       “很好,那我们就算算帐吧。”

        “喂,啊,别过来,我身体虚弱着呢……啊……啊……唔……啊……”

          于是他们干了个爽。

                       ————end————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