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风之花


My father told me not to go near them父亲对我说别走近它He said he feared them always他说他总有些害怕And he told me that they carried him away他说他迷恋过它

       张佳乐一直都不承认自己是幸运e,如果是的话,又怎么会安安稳稳长这么大呢,又怎么会认识孙哲平呢。
       张佳乐确实认为遇到孙哲平是自己的幸运,从来没有人能像那个人一样,把自己的想法猜得一清二楚,人人都知道,周泽楷身边有个能翻译想法的江波涛,却只有张佳乐自己清楚,身边有一个明白自己所有心事,所有需求的孙哲平。
         《windflowers》这首歌第一次听见是在百花的时候,附近有家咖啡厅,欧美风的,一直在循环这首曲子。张佳乐突发奇想在手机上查了中文歌词,下了下来。然后就喜欢上了。不知怎么,他觉得孙哲平就像那风之花,就这么飘到自己心里了,怎么也走不了。

I couldn't wait to touch them我急切要抚摸它To smell them I heldthemclosely贴近脸颊闻久嗅And now I cannot break away 如今我已无法自拔

        后来孙哲平退役了,就像那个童话般的初遇一样,又像风一样消失无踪。张佳乐就更坚定自己的想法了。
             他把这个自以为恰当无比的比喻说给黄少天听过,换来对方的大笑“你家那位还风花呢,食人花还差不多,风花那是蒲公英。”在被他瞪过一眼之后,对方又突然收敛了笑容说“风还会吹回来呢,你别想太多了,一个大活人,还丢了不成。”张佳乐默然,然后跟着这个敏锐的机会主义者继续笑得灿烂。也是,必须要好好努力才行,让自家那朵风花看看自己没有辜负两人的承诺。
          后来,就在一个想象不到的时候,在百花谷一阵风把那个人又吹了回来,以一个戏剧性的方式。听着那位文艺到极点的话,在电脑旁悲喜交加的同时,内心还有点啼笑皆非,不知怎么就脑洞飘到了“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忍不住,拍了拍脑壳,跟莎翁杠劲,不好,不好,就听了一首英文歌就开始看经典戏剧更不好,顿时什么伤感情绪都没了。
             现在数数日子,也不久了。一切较过去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照样是光彩照人一只乐,想吃什么零食单子直接往孙哲平那里一扔,见到某人也可以叫着大孙胳膊往肩膀上一搭,气急了照样张口一大爷的,和他学一口京骂。
          与其心里膈应,还不如好好准备准备告白的事,他答应了当然好,不答应的话……,扫一眼手机,那我就订个机票,把自己打包到他家,慢慢磨呗,哥有他家门钥匙,一个夏休期呢,不急,慢慢战。
想着想乐了,也不捣鼓了,直接拨了心里的号,“喂,大孙,问我什么事啊,你扶着墙啊,站稳了,你乐哥喜欢你!”

Ancient windflowers 古老的风之花Their beauty captures every young dreamer 美丽迷惑了每个年轻的梦人
Who lingers near them久久的徘徊在它的身旁But Ancient windflowers, I love you而我爱你,古老的风之花

         在小小的房间里,粉色气泡在空气里酝酿上升,西部荒野,百花盛开,爱情之花也在心中悄然绽放,迎风飘荡。

ps《windflowers》我听的是齐秦版的,本文歌词出自那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