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暗恋


张佳乐有一个秘密,很久很久了。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和他关系最好的孙哲平。
但这个秘密也可以说明很多事,比如所有人都知道张佳乐脸皮薄,但却在孙哲平面前这一现象尤其严重,小小的调戏就会脸红很久;比如张佳乐总是大半晚上的还拿着手机玩儿的乐此不疲;再比如一包2.5元的薯片,明明抬抬腿就能买到,却要大费周折的网购寄到b市,再从b市寄回q市。
这个秘密就像一个阳光下逐渐升高的透明的气泡,是那么脆弱而明晰,张佳乐喜欢孙哲平,甚至比喜欢还要喜欢。
明明都是百毒不侵的宅男,他的话却轻而易举的当真;哪怕被没收上万个手机,也想等到他不知道会不会想起来的例行晚安;把每一个寄来的包裹,都自以为是的当做了对方的礼物,甚至心中拟造着那份甜蜜和惊喜,哪怕每一件都是自己亲手放进购物车的。
张佳乐自己也不知道这份暗恋的开端,兴许确实是有几分超出友谊的暧昧吧。也曾“执子之手”,也曾“入则同车,出则同席”,也有过激动时抱着对方亲来亲去,甚至也有晚上睡在一张床上摸着对方腹肌,在床上打闹滚来滚去,起来顺手抓着对方的衣服穿。
可是,张佳乐也很清楚,孙哲平是直男,绝不会对自己有其他想法的直男。
和其他宅男一样,孙哲平也会拿着杂志评论哪个妹子更正点,两人无话不谈的时候,也会给自己讲他无疾而终的暗恋和以后计划里的美好家庭。
每当这个时候,张佳乐总会有点微恼哥们的定位,因为这个未来里没有自己。可张佳乐也清楚并庆幸着,如果不是哥们,恐怕这些星芒的暧昧都是奢求。
张佳乐不是没告白过,那是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张佳乐的幸运e体质众所周知,中枪的毫无疑问。而要求就是打电话给孙哲平告白。那是张佳乐游戏经历里头一次心甘情愿的受罚,甚至恨不得扑上去亲提出这个要求的黄少天一口,当然想想旁边的喻队,还是算了。
电话打通的这段时间,张佳乐屏住了呼吸,一向职业选手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都有些崩塌,手指有些微微颤抖,脸红的厉害。其他人只当他窘和恼,只有他自己清楚这是害羞和激动的混合。
电话接通的时候,甚至像一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组织了好久的言语“那个,大孙,我们也认识了这么久了,我一直没给你说一件事,我考虑了很久了那个,我喜欢你。”
明明只是一个游戏,张佳乐却像疯了一样的当了真,甚至想着如果对方回一句“我也是”自己就能马上拉着他去荷兰扯证,被嘲笑死也无所谓了。然后,在死般的寂静后,那边说“张佳乐,你在搞什么鬼,吃错药了?别胡闹。”
果然是这样,张佳乐默默的想,他通常习惯叫自己乐乐,叫全名一般是真有点恼了。张佳乐甚至可以脑补出电话那头眉头紧皱,有点不耐烦,想发火的样子了。都说韩文清凶,实际上大孙皱眉的样子也很吓人。不过张佳乐现在看不到,所以也不怕,就着心里那仿佛五脏六腑都拧在一起,好像快窒息了的感觉,放肆的大笑出来,“哈哈哈,孙哲平你这个大傻逼,我开玩笑的你还真信啦,你有没有脑子啊,哈哈哈,不行了,太好笑了。”
就这么笑着,带的包厢里的人一起笑,也就没有人注意到之前的异样了,多好。“乐乐你无不无聊啊。”那边无奈的回话,带着的还有一声轻轻的,却在张佳乐耳中仿佛雷鸣的叹息,仿佛对方松了口气。张佳乐继续笑着一边大喊着“大孙,别理这帮幼稚鬼。黄少天,你给我等着,你输的时候,小心你乐哥折腾你!”一边从容的挂了电话,一切都那么完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会给任何人负担。
这灯光太晃眼了啊。张佳乐默默想着,与大家继续笑闹,遮住了被光刺得流泪的双眼。
从此之后,张佳乐再没有想过告白,也再没有提起过那次“玩笑”。而是继续大呼小叫的叫着大孙大孙,一边指手画脚的帮他追喜欢的女生,继续看着群里各种秀恩爱,一边对别人对两人的调侃搪塞其词。
后来,意料之中的,孙哲平有了约会的对象,很漂亮很文静的女生,不会荣耀,是一个和张佳乐性格完全不同的女孩。
微博上有很多为双花cp扼腕的,张佳乐看了,只是笑着回了句“祝大孙和嫂子长长久久啊。”这是他最后一次叫孙哲平大孙了。之后都规规矩矩的叫孙哲平。很多人都问过原因,包括那人。张佳乐只是笑容灿烂的说“因为嫂子误会就不好了啊。”然后,被白一眼,说他蠢。
张佳乐没有回话,只是心里明白,说到底,这场暗恋闹剧是该结束了,这一局输得惨不忍睹,也告诫自己再也不要卷进去了。

end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