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他们五次见面,最后他们在一起了(下)



霸图的人都知道,张佳乐最近有点小小的心事,有点闷闷不乐的。大家心里都暗暗有几分担忧。张佳乐的人缘很好,这样一个不摆架子,
成天笑嘻嘻,和大家打成一片,实力还很好的人谁不喜欢。即使是一向严肃的张新杰对这个不像前辈的前辈也是很有好感的。当然,如果他能按时睡觉,不泡在手机上更好。
对了,张佳乐很爱玩手机,真的,尤其喜欢发短信。很长时间,大家都以为他恋爱了,不过,始终没有绯闻传出来,也没有见他去特意见什么人,所以大家只是当一个笑话和闲谈。
不过这一次,却不一样,一天晚上,训练完,张佳乐偷偷敲响了林敬言的房门。满脸的纠结,似乎在犹豫开不开口。林敬言看着他,有点愣,不知道的还以为张佳乐要给他告白呢。
我已经有方锐了。林敬言脑中冒出这样的想法,然后狠狠掐回去。张佳乐又不是真来告白,明明要喜欢喜欢孙哲平可能性更大。
“有什么事儿吗?”张佳乐支支吾吾了半天“我喜欢上一个人。”
哦,啊?林敬言正在喝水,一口水好险没喷出来,这剧情走向不对啊。
“可是我只见过他几次,不知道他的想法,也不太了解他。”啊?一见钟情啊,不对,暗恋?林敬言有点窘,这话该怎么接?
“那我…还是告白试试吧。谢谢老林啊。”沉默了很久,张佳乐似乎思考着什么,最后扔下这样一句话,转身离开了房间,表情视死如归。只留下林敬言在原地发呆。所以,他都决定好了,还找我干什么?处理公关问题?
几天后的一次见面。张佳乐表情忐忑的告了白。对面的解雨臣注视着他紧张的表情,沉默了许久,最终淡淡的说:“你有没有猜测过我的身份。”
张佳乐嗯了一声,眼中认真的可怕。张佳乐是一个执着到疯狂的人。“我猜过你的身份,而且认真考虑过这个决定。”
张佳乐顿了顿继续说“你可能是古老家族遗失多年的后裔 你可能是穿越到现在的古人,也有可能是海盗工作的,嗯说不定是江湖上响当当的杀手,或者是个外星人,占卜师也说不定……”
“……”听着张佳乐的一个个越来越扯的猜测,解雨臣的心情顿时复杂到极点,原本的严肃氛围早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但看着对方认真到极点的表情越来越激动,甚至手舞足蹈的样子,又不知道该不该打断。
张佳乐,你醒醒,你想太多了。解雨臣不知道是该感慨他的想象力,还是该吐槽他的神经,把自己想成那样,还敢和自己告白,确实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不容易。
“我是个人,”解雨臣沉默了很久说,“我是个盗墓的,也叫土夫子。”
张佳乐愣了几秒,这确实是他没想到的,然后下意识感慨道“好酷的职业。”解雨臣觉得自己瞬间被打败了。
张佳乐也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的说“你告诉我不危险吗?”
解雨臣含笑反问“你会说出去吗?况且,说出去有人信吗?”张佳乐下意识摇了摇头
“危险吗?那个职业,据说里面有亡灵什么的,看书上说的。”
“还好,通常情况下不太危险。”
“哦,很奇特的职业。”
.“那还敢告白吗?”
“敢啊。”
. “那我也就试着答应吧。”
张佳乐合上了日记,留下了这样一行字“如果有一个人,陪伴了你所有的得意与失意,相见不多,却点缀了你整个旅途,那么,也许他就是命运安排给你的那个。”
“张佳乐,还在发呆呢,明天的行李收拾好了吗?”
“啊?还没收拾呢。”
解雨臣从卧室里走了过来,无奈的拎着一个包,放在了他旁边
“你啊,我早帮你收拾好了,你看一下还缺什么,在苏黎世要待很久的。”
“哦哦,谢谢啦。”张佳乐拿过包,低头翻看里面东西。解雨臣坐在旁边,带着笑容,温柔的看着他折腾
“明天我送你去机场吧。”
“啊?你明天没事吗?”
“顺便这几天休息一下。”
解家是我不可割弃的责任,你是我唯一的软肋,既然无法切除,就只能好好守护了。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