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他们五次见面,最后他们在一起了(中)



第三次见面说实话纯属意外,而且还是一个让张佳乐颇为尴尬的意外。还是一个夏休期,那时候张佳乐一时想不开满世界旅游 ,美名其曰“散心。”其实这本来不是件坏事,问题是张佳乐的方向感实在令人堪忧。所以,在登山的时候,意料之中的,在山林里迷了路。
而正好在因为事情而在这片地域出没了几天的解雨臣成功捕捉到了野生张佳乐一只。
看到解雨臣的张佳乐一瞬间有些尴尬,没办法,记忆力太好。居然会因为中暑晕倒 ,最后让人家把自己送到医院。第二天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想哭的心都有了。尤其是看到桌子上的便签纸还清楚的写着去机场的路线。当时恨不得钻地缝里去。
张佳乐脸上可以一秒十连拍的表情让解雨臣好险没笑出来,自然也猜到了对方回忆起来了什么,“张先生,有幸再会。”面上却是勾唇浅笑,只字不提某人的窘迫。
“啊,好久不见。”张佳乐脑子里有点混乱,一面想着好尴尬,一边想着三次相遇实在巧合的过分,脑子里却又回旋着“这个人笑起来还真漂亮”之类的想法,然后默默在心里捂脸:呸呸呸,张佳乐你胡思乱想什么呢,醒了没。出口却是“你知道我的名字?”说完,张佳乐就恨不得打自己一下,这什么鬼问题?!
“是的,挂号时私自查看了身份证。”解雨臣淡淡的解释。这句话是实话,却没有说完全。
准确的说,从上次见到张佳乐后,张佳乐的全部资料就摆在了书桌上,而且解雨臣已经翻阅过不止一次了。不只是姓名,张佳乐的身世,经历,喜好解雨臣都了若指掌。就连他为什么会出现在b市,甚至出现在这里,解雨臣心中都早已明了。
这孩子不适合黑暗。这是解雨臣最后的结论。“哦。好巧啊,上次真是麻烦你了,谢谢啊”张佳乐也没有多想,只是笑着回应。
“小九爷这是拐了谁家公子啊。”不远处,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带着浓郁的书卷气和一些岁月带来的特殊气质。解雨臣笑了笑,“小三爷可想多了,只是巧遇罢了,算不上拐。”回头看向张佳乐,开口调侃道
“你这是又迷路了?”张佳乐的表情一瞬间纠结惊讶到极点,解雨臣看着他的表情暗暗想笑,真的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啊。“你已经在原地转了很久了。”“啊,我找不到去前面瞭望点的路了。”张佳乐默默告诉自己要习惯,然后淡定的说出自己路痴的事实,反正已经丢脸习惯了。
“小九爷你就送他一程吧,我不急。”那个男人突然笑了笑,说完转身去丛林里了。解雨臣忍着追上去揍这么不优雅的举动,看了眼一脸茫然的张佳乐,算了,要让他自己走,说不定还会走丢,送佛送到西吧。“那么,跟上吧,我送你。”“啊,麻烦你了。”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无妨。”
两个人边走边聊,走到一片花海前,张佳乐停住了脚步。解雨臣注意到,浓重的忧郁和伤感在张佳乐身上萦绕。“那个,”张佳乐抬起头,笑着,眼中有些迷茫,痛苦,笑容多了些苦涩,这是解雨臣不想看到的,不知怎么,有点心疼。“如果一件事情,你无论怎么努力,结局都是失败,那么还要做下去吗?”张佳乐突然开口问道,他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能让自己走出迷惘的答案。
“失败不代表什么,如果放弃了才是没有了结局。”解雨臣平静的说。然后欣慰的看着他的目光渐渐开始发亮,又逐渐升起了斗志与希望。这孩子拨开迷雾了啊。“谢谢。”张佳乐说着,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这个破冰的笑容仿佛进到了解雨臣的心底。
回到山上,解雨臣回想着一切,心理说不上滋味
“没有必要把那个孩子拉进这个的世界,况且我不能留下这样的软肋。 ”解雨臣对吴邪平静的说。
“可是你不是还是把电话号码给他了。”吴邪笑着指出关键。
“……”我一定是疯了,也许是被蛊惑了,解雨臣叹了口气,默默地想。顺其自然吧。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