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孙哲平生贺24H16点】追寻&回溯

#16:00补档

      人群熙熙攘攘,汽车呼啸而过,整个城市都在如往常般忙碌着。

  张佳乐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表情少有的有些茫然。舌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嘴里的糖果,甜甜的滋味让他的心情放松了些。 

       双眼盯着街上的人群,抿唇脑子里一片混乱,最终还是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手插着口袋,毫无目的的在人行道上行走。 

        不知怎么走到了一个荣耀周边店前,里面人来人往,挑选着自己支持的战队的周边。张佳乐站在一个架子前,抬头注视着上面的东西。旁边有几个女粉丝在挑选东西,因为太过聚精会神差点和张佳乐撞到一起。

      女孩连忙不好意思的道歉,张佳乐摇了摇头让开了位置转身出了店,反正本来就没有买东西的打算,临走前还听到几个女孩发出了好帅啊,居然忘记多搭讪几句,诸如此类的讨论。

     张佳乐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笑容,反正搭讪了又怎样,不到五分钟就会全部忘记的,自己居然还下意识的担心了一下会不会引起骚动,也是真傻,明明……已经是不存在的人了。

      手中的钥匙叮当作响,走向家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加快的意思,毕竟事实上那也不是家 ,只是一个空房子罢了,甚至不是自己的房子。

       张佳乐打开门,看着屋中熟悉的摆设,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按照现在的状况来说,这屋子其实应该算别人家的吧,至于那个别人是谁,天晓得,随便安在谁头上都行,只要不是张佳乐的,呵,明明住自己家却成了私闯民宅的犯罪,有够荒谬,但真的发生了。

      张佳乐坐在电脑桌前,面前摊开着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和自己做出的一切努力抗争。

      “x月x日,我一觉起来就到了这个奇怪的世界,本来没感觉有什么不对的,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话说好端端的夏休期怎么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x月x日,我出门忘了戴帽子了,但貌似没有人注意到哎,我记得这周围荣耀粉挺多的啊。
       x月x日,woc我是被踢出选手群了吗,不对,感觉像是被盗号了 ,qq信息完全是空的,谁家盗号的人这么没素质啊,等等,我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x月x日,我被世界遗忘了。
      x月x日,父母说他们没有生过孩子。
      x月x日,我不会放弃的,不管背后的那个人是谁,我也绝对不会妥协。身份证不管用了我就重办,账号卡和过去的一切全部被当做不存在了就重头开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荣耀还在,一切都来得及。”

      张佳乐想了想提笔写上今天的日记,“虽然有些难受,不过想想也不错啊,不用交水电费,即使别人见了也会很快遗忘,唯一苦恼的只有两点,今天差点想不起来自己叫啥了,还有就是有点不敢照镜子了,以后要是真回去了,会造成心理阴影的。”

      合上本子,插上账号卡打开电脑,意料之内的这张卡又成了一张没有用过的新卡,昨天熬夜练级的努力又全部被世界注销抹杀。张佳乐面无表情又输入了百花缭乱的名字,依旧选定弹药专家,继续从新手村再来一次。

      这个世界说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计算机,张佳乐曾经认真的想过自己可能就是里面突然出现的漏洞和bug,所以才会被疯狂的围追堵截,自己每做一件事,世界就跟在后面填一个补丁,现在自己和世界就是在进行一个比赛,比谁的心理素质更强,比谁更彪悍,谁先玩垮谁,如果自己气馁了才会中了圈套,到时候也许会被抹杀成为这个世界的养料吧。

       张佳乐看着熟悉的荣耀界面,从早上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是那么真实但也相当虚假,拥有的一切全部化为乌有,所有的努力全部落空,明明有了希望却是更大的失望,也许一般人会被这种落差打击的疯掉,但谁说张佳乐是一般人了?只是一个rpg游戏而已,他会难受,他会拍拍土站起来回起点继续走。

       “a游戏回归,新号不新人,求公会收留啊。”

        张佳乐熟练的打出这一串话发在公屏上,这个时间段正是各公会扩充的时候,总会有分会愿意来询问的,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了好几个申请,接下来的流程已经重复了好几天,加公会,一起下副本,质疑的jjc来一场,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第二天甚至还不到那时候自己账号就会被注销,大概是因为只有荣耀才能让自己放松,自己的朋友都在这个游戏上吧。

         这次运气不错,是兴欣公会,虽然也不指望能那么巧的正好碰到叶修,但好歹也比前两天在百花谷和霸气雄图好,那时候即使是他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的时间不多了。”玩了几个小时,张佳乐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抬头正对上镜子里的自己,里面的人像就像隔了层水雾又模糊了几分,眼见的就要彻底看不清了。

       张佳乐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镜子里模糊也显示着这样的图像,每天镜子里的自己都会消失一点,最严重的时候几乎已经彻底看不见了,对应的自己也直接喋血当场,最终还是开了账号才勉强救回来一点。

       从意识到自己被遗忘开始,每存在感弱一点,镜子里的人像就会模糊几分,随之自己身体素质也会变差,等到人像彻底消失,自己也就迎来死亡,这是这几天得出的结论。

       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在庇佑着张佳乐,当他回到游戏时,队伍里新替换的一个战斗法师的操作颇为眼熟,眼熟得就像几年前看过似的。

       张佳乐咬着嘴唇,点开了那个明显是小号的战法头像,提出了jjc申请。

       第二天,张佳乐注意到自己明显身体好了许多,仿佛一瞬间活力百倍,镜子里的自己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也颇为纳闷,昨晚那场对战的效果没那么好吧?

       又过了几天,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账号卡居然没有被注销。是世界终于放过自己了?张佳乐摇了摇头,不像,反倒像围魏救赵,有另一个病毒来了并伤及了系统要害所以无暇去管自己了。

        会……是谁呢?
        张佳乐突然心头涌起一个猜想,顿时乱七八糟的情绪涌了上来,如果真的是他的话,好久没见他了,真的太久了,不,太不该来,这里太危险了,也许不是他,不能自乱分寸,说不定这也是世界的阴谋。

       张佳乐最终还是冒险站到了和孙哲平同居的屋子前,自从知道了被遗忘,他一直避免来就是这个地方,因为害怕。

       不是不想看孙哲平一眼,他比谁都想,可张佳乐永远忘不了当敲开家门时,父母冷漠茫然的表情,还有那句“对不起,您找错人了。”当他抱着希望打给孙哲平时,只是一句单纯的“你是谁,有什么事吗?”居然就让一向心理素质过硬的职业选手手抖得摔了手机。

       张佳乐从来不会过分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他明白,如果再收到一个属于恋人和搭档的冷漠眼神,也许自己真的会想放弃。

       冷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遗忘了。
        张佳乐站在两人的卧室里,听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指甲死死扣进肉里,泪水即将冲破眼眶又强忍回去,勉强挤出一个客套的笑容,将一切情绪压制到心底,脑中默念背了一晚上的台词,“孙先生……”

        看着孙哲平离开的身影,脸上最后一丝留恋和动摇转为坚定和冷峻。紧握手中幻化出的猎寻,浑身前所未有的充满着力量。

       大街上,崩塌的世界造成人都还原成目光呆滞,闪闪烁烁的数据,一个个举着武器,宛如丧尸围城,看来孙哲平破坏得太过,这世界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实在是太多了,简直是在和全世界为敌。
         一枚子弹直接精准的爆了一个数据人的头,同样的另一边的攻击已经近在咫尺,长期的战斗让身体几乎没力气躲避,显然只能硬抗下了。张佳乐咬着牙做好被砍伤的准备,却只见刀光一闪,那数据人直接被劈成两半,背光处,孙哲平向自己缓缓走来。

      “老叶那个多管闲事的混蛋,我说了让他把你带回去的。”

      “这件事回去再跟你算账,张佳乐,胆子大了,嗯?一个人逞英雄?”

     “……咳,这里太危险了,你不该来的。”

      “我来不来是我的事,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来个组合?”孙哲平一面砍杀着数据人,一面在漫天的血色下,冲他伸出手。

      “和你一起吗?我的荣幸。”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忍着鼻头涌上的酸涩感,轻笑了一声,坚定的握住了那只手。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