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孙哲平24H生贺0点】你看起来很好吃

  天空中乌云密布,雷声如鸣鼓般震得大地几晃,闪电像一张大网,划过刺目的光影。狂风呼啸,树木被刮得东倒西歪,就在此时空地上的巨大法阵突然发出蓝色的幽光,不过几秒又骤然熄灭,与此同时,一切响动也戛然而止,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张佳乐拿着符咒抿唇站在不远处,双眼紧紧盯着面前,身上的道袍无风而动,随着时间的流逝,心中越发焦急,脸上的表情也难看起来。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随着耳际一阵疾风,张佳乐突然感觉到身上一沉,几滴水渍掉落在脸上,抬眼看去,正对上一双金红的眼睛,呼吸一急,手指符咒一捻,却感觉到身上一阵刺痛,接着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张佳乐是谁?传说中张天师的后人,现代修真世家里张家的最受看重的家主继承人,更是在刚成年的时候就召唤出一只远古神兽的人,当然后一项殊荣,在本人看来,某种意义上也不是好事。

        现在已经过了饭点,饭店里几乎没有几个客人,可在一个房门关紧的包间里,有两个人正在吃饭,准确的说,是其中一个人在吃,另一个在看。共八九人用餐的圆桌上,盛放着各式各样美味佳肴,而凳子上,地上则整齐堆放着小山一样的满是油渍的碟子。

       红发扎成马尾,打着耳钉,穿着时髦的张佳乐靠在椅子上低头玩手机,时不时看看旁边的人风卷残云般解决面前的菜肴,只觉得许久没有捣乱的胃又疼了起来,外带脑仁也跟着疼。

       旁边这样大吃特吃的男子却不是一般看客想象中的大胖子,相反,刀削般的脸颊,小麦般的皮肤,高挑而极具爆发力的身材,健壮如猎豹般的肌肉,外带冷淡的眼神,就连吃东西的姿态也是带着从容不迫和一些优雅。

       那男子注意到张佳乐在看他,放慢速度扭脸看过去,用眼神问对方怎么了。张佳乐摇了摇头,示意对方继续吃,自己却站起身,欣赏屋内的字画。

       圈内到处都在流传自己收服了远古神兽,可是只有张佳乐自己清楚,与其说是收服到不如说招来了一个祸害,一个学名叫饕餮,现名孙哲平的祸害。

        已经转眼过去好几年了,自己也从一个不受看重的家族普通成员成为了传说中的继承人,和孙哲平开始相处的那几年简直堪称茶几,上面放满杯具和餐具的那种。

       毕竟,在粗线条大无畏的人,也受不了二十四小时旁边有一个“人”对着自己身体流口水,直到现在张佳乐还在好奇召唤那天孙哲平是哪根筋错了才能让自己有幸看到第二天的阳光而不是直接成为腹中乱七八糟的混合物。

       “大孙,还要吃吗?”张佳乐回过神,就看到盘子已经再次空空如也了即使这个画面已经重复了好几年,张佳乐还是为面前的状况接受无能,这家伙胃是连了个异次元空间吗?明明本体和化身都不大啊。

       孙哲平拿起手巾擦了擦嘴,“勉强吃了个开胃菜,啧,乐乐,表情这么奇怪干嘛这么多年还没习惯?”

       “说了别叫我乐乐,和叫狗似的”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我就是觉得你越发难养了,照这样下去我估计又快要破产了。”

       “凡人的食物不具有任何灵力,对我来说吃再多都没法有饱感,只能勉强垫垫肚子罢了。”孙哲平毫不在意。

       “那怪我喽,这几年各处为非作歹的妖邪都被你吃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估计也躲着瑟瑟发抖呢,我到哪给你找补充灵力的口粮去。”况且凡人的东西你不是照样吃的津津有味的。

        孙哲平摇了摇头,目光像钩子一样死死的盯着着张佳乐,舔了舔嘴唇,认真的说,“乐乐,你明白我真的想吃什么的。”说着,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垂涎的表情,甚至咽了咽口水,浑身肌肉绷紧,似乎下一刻就要扑上去将对方啃食入腹。

         如果是几年前刚认识的时候,张佳乐可能还会心中一惊,但现在的张佳乐,别说这时不时的眼神和言语威胁了,就是孙哲平躺在他旁边咽唾沫,他都能平静的安然入睡。因此张佳乐表情一点都没有,只是不轻不重的回了句,“你要是想吃我何必等到现在。”

         “我说过理由的。”孙哲平站起来走到张佳乐跟前,直勾勾的盯着对方发丝遮盖下白皙的耳垂,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一口。

        张佳乐猛的哆嗦了一下,嗯了一声低头继续玩手机,没有营养的对话,最后以沉默告终。

         是的,张佳乐曾经好奇的问过孙哲平这个问题,在对方数次垂涎三尺最终又放过自己的时候,孙哲平是这样说的,“还没等到最好的时机,现在还不够强,身上的灵力还没到最佳状态。”这个回答曾经让他战战兢兢了一天,甚至犹豫到底要不要很快变强,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一点点走入虎口。

         “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张佳乐感受着耳垂上犬牙轻咬,脑中不知怎么划过山海经中的介绍,在想想这家伙的真身,到确实和书中无差,不过性格上却一点也没有书中的恃强凌弱,外强中干,相反虽然贪婪却不得不说是个正直的人或者说兽,反而比不少人好很多。

          张佳乐知道自己的身体注定了自己不同,先天含有大量灵力的身体在这个灵力贫瘠的现代社会绝对是个宝藏,也因此一旦被人知道,绝对会被不择手段的强取豪夺,如果不够强而沦为别人的提升修为的工具,如此,倒还不如干脆牺牲在老饕的嘴里。

         这时,手机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来自家族的。张佳乐扫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丝自信的笑容,眼睛眯成一条缝,笑嘻嘻的对孙哲平说,“大孙,这下你有口粮可以吃了。”

         孙哲平点了点头,看着身边的人低头回短信,眼睛注视着那红色发旋,以及里面渐入的黑色,鼻翼萦绕着熟悉的味道,引得他直咽唾沫,却又与单纯的饥饿有所不同。

“乐乐。”

“嗯?”张佳乐正在回短信。

“没事,忙你的。”

“哦。”

       两人站在任务地点,一个传说中的闹鬼的地方。还未进去,一股浓郁的力量便扑面而来,张佳乐一身罡气护体没有普通人的冰凉刺骨,只觉得微微发寒,眉头紧皱,还未掐诀一件宽大的外套披在了他身上, 顿时舒服了不少。

      “任务上说只是一般冤魂作祟,怎么会这么厉害。”张佳乐喃喃自语,心中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孙哲平伸手摸了摸近在咫尺的头,“没事,有我呢。”

       屋内的陈设和别家的房子没有什么区别,沙发茶几等等一应俱全,令人奇怪的是,外面冲天的黑气到了屋内却全都消失了,就连养着的花都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要不是在地下室搞定了一个小鬼,张佳乐几乎以为他们这是误闯了谁家空门。

      即使是这样,这屋里也平和的不像样啊。张佳乐暗自思忖,步伐愈发小心翼翼,唯恐哪里暗藏杀机。

      是进了结界吗?

      “啧,这感觉就像进了结界。”

        孙哲平突然开口,竟与张佳乐心中所想完全重合,张佳乐脚步一顿,定定的看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拿破除结界的手法再次施展了一遍,面前空气一颤,景色竟如水幕般从一个点融化开来,露出灰暗的景色。

      “乐乐,小心。”水雾刚散至腿部高度,几支黑色小箭从后径直冲向张佳乐后心,孙哲平眼中红光一闪,口中发出一声低吼,虎牙露出,接着那几只小箭在空中一顿,化做了黑雾,被孙哲平张口吞了下去。

      张佳乐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脚下的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挪位,脸上还带着平静的笑容。“大孙,别老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心肚子疼。”

      “你又不给我吃。”孙哲平站到张佳乐旁边,手掌在对方后背上慢慢滑了一下。

      张佳乐瞥了他一眼,也没反抗,把注意力放回屋内,仔细打量着屋中结界掩盖下的场景,光线昏暗,花草早已枯萎,地板上四处都是黏腻的黑色液体以及各种污渍,和刚才的温馨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张佳乐目光定睛在某处,手中食指弯曲一弹,扬声说“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出来说话。”几道风刃也随之击打过去。

      只见空气猛的颤动了一下,一个男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在他的旁边一个巨大的妖魔面目狰狞,口中唾液滴答掉落,掉落处地上便是一处黑色黏腻,猩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佳乐,眼中毫不掩饰着贪婪和恶意。那个人一身道袍,眉心却是一片黑气,眼中是和妖物如出一辙的贪婪,还多了些得意和嫉恨,正是张家族中另一位继承人。

        张佳乐蹙眉,心中多了些烦躁。明明都是充斥着贪婪和欲念,孙哲平的眼神却要比这俩只的让人舒服得多。

      “嘿嘿,好久不见啊,我可是想你想得心急呢师弟。要不是我家宝贝儿告诉我,我还不知道我家师弟这么惹人喜欢呢,嘿嘿。”那个人嘶哑着嗓子,舔了舔嘴唇,慢慢的说。“灵力之体,嘿嘿,真想吃一口啊。”

       张佳乐眼中闪过一丝凌厉,手中多出一张符纸,念诀点燃朝那边投出,对这种已经和妖魔结契的人没什么话好说的,况且对方的目的还是自己的生命。

       屋中温度骤然降低了几分,地上的黑色黏液开始缓慢流动,结成一张张网,向张佳乐和孙哲平铺天盖地的袭来,符纸遇到那网,居然直接化成了灰烬。脚下的黏液从裤腿快速往上,伴随着凉意和疼痛。

       道袍男人猛的甩出几把刃箭,张佳乐欲躲,脚下和双手却被黏液死死束缚住,脸颊一阵刺痛,几滴血液溅出,那黏液遇了鲜血,更疯长了几倍。

      道袍男人阴笑着,贪婪的看着张佳乐的脸颊,“这灵力之血果然有用,乖宝贝儿,享用大餐去吧。”

        孙哲平也注意到张佳乐脸上的血,眸子一沉,低吼了一 声,身上肌肉爆起,刺眼的金光后,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只巨兽,身体如羊,金红的大眼闪烁着疯狂和愤怒,呲牙咧嘴怒视着道袍男人,外形一如初见。

       “放心,小伤罢了。”张佳乐念诀将手上的束缚割开,试着抬了抬脚,依旧很紧,暂时过不去,只能试图用眼神安抚已经疯狂的饕餮巨兽。

       孙哲平或者说饕餮张口嘴,露出尖锐的牙齿,健壮有力的腿向后猛地一蹬,向那妖魔扑去。撕咬啃噬,张佳乐曾经教给他细嚼慢咽尽数还了回去,动作残忍,疯狂,暴力,却带着属于力的美感。

      道袍男人看着自己的倚仗刹那间消失,脸上又青又白,哆嗦着坐在地上,有些不甘心的说“张佳乐,嘿嘿嘿,你以为你召唤的饕餮就能帮你?小心自食其果,嘿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佳乐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低头去解脚下的束缚,孙哲平眼神一冷,快速闪过一丝杀机,准备扑上去咬断那个人的喉咙。

     “大孙,停手。”张佳乐一个束缚咒扔过去,固定住道袍男人的身形,扬声试图阻止孙哲平继续攻击,接着只觉得耳边一道疾风,身上一沉,被径直扑倒在地上,脸上受伤淌血的地方传来一阵冰凉和黏腻,不时还有犬牙摩擦的轻微疼痛。

       张佳乐叹了口气,注视着那抹金红,却没有了初见时的惊慌,只带着满腹的温柔和无奈,伸手抱住对方坚硬的鳞片,感受着掌中触感逐渐柔软,温热,笑容又扩大了几分。

      “乐乐,那个人不能放过。”孙哲平强忍住在张佳乐脸上再划一道的欲望从他身上起来,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人说,说实话,他对那个人的血肉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只要张佳乐同意,他不介意强忍着恶心吃下去,因为他更不想张佳乐手上沾上那种人的血。

     “你以为我是别人打一巴掌还把脸伸过去的人吗?”张佳乐嗤笑一声,撑着身子在孙哲平嘴角亲了一下,还带着点儿血腥味儿,“我只是想问问他怎么知道我的秘密罢了。”

      数日后,尘埃落定。一家宾馆内,张佳乐坐在床上,靠在床头柜上一笔一画的写符纸,孙哲平躺在旁边看着他的后背发呆,看着看着口水又快出来了。
       “乐乐,给我吃一口吧。”

        张佳乐把左臂伸到他怀里,另一只手取了个镇纸压住符纸继续写。

        孙哲平看着眼前的手,张口咬住,舌尖轻舔,在嘴里进进出出,带着啧啧的水声。最后索性拉住胳膊一使劲,将张佳乐拉到自己身上,把毛笔往床头一扔,翻身覆盖上去,低头啃咬那遐想已久的唇瓣。

        “我说的是,这种吃。”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