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当职业选手穿越cp向ooc同人文

【双花】欢迎大家收看由水果台冠名播出,荣耀卫视独家上映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系列第一集

#放飞自我,和  @北笙今天也在咸鱼 的联文

#张佳乐表示他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孙哲平大大为你演绎真正的壕无人性

#全世界都知道张佳乐和孙哲平相爱了,除了他自己

     张佳乐今天稍微熬得比平常晚了些,毕竟是临近双休日,不用逼得太紧,因而睡下的时候还没觉得哪里不对。
  
     几分钟后,门外传来一阵阵有规律的敲门声,这架势,这节奏……张新杰?
  
     张佳乐有点不确定自己的判断,毕竟这个点儿了,张新杰应该早都睡下了吧。
  
     “谁呀?”他揉揉困得直泛着眼泪的眼睛,皱着眉头问了一句,穿着睡衣,拖鞋随便一踩,走过去开门,想看看是谁这么扰人清梦。
  
      门一打开,一道亮光刺得眼睛发痛,张新杰一身队服背光站在外面,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
  
     “张佳乐前辈,起床时间到了。”
  
      张佳乐一脸懵逼,揉了揉眼睛和张新杰对视了几秒,看看外面明亮的环境,迷茫的点了点头。
  
      “啊?好,我换个衣服。”
  
      张新杰低头看了看手表,“五分钟。”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张佳乐关上门,打开大灯,直接冲到窗前把窗帘打开,外面确实已经大亮,隐约还能听见车辆的声音。
  
  woc,这是见鬼了还是穿越了?
  
    冷静下来,张佳乐边穿衣服边仔细回想着睡前的每一步,似乎都和往常一样,可明明睡前已经晚上十一点了,现在怎么会是大清早?是在做梦吗?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结果却疼得龇牙咧嘴。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张佳乐最后扫视了一眼屋中的布置,又在床头反复翻找了一遍自己消失无踪的手机,转身出了门,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错觉么。
  
      看起来确实是起晚了,食堂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也幸亏是双休日,要平常这个点儿起,怕是要耽误训练了。
  
         张佳乐拿着托盘排在小笼包的长队后面等饭,不过似乎今天生意太火爆了些,当排到他面前的时候正好卖完了。张佳乐也不在意,瞅着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队伍,果断不再浪费时间,打了碗浓汤,坐在了林敬言对面,准备先蹭个包子吃,等人少了再说。
  
     “早上好啊老林,包子借我一个啊。”随意打过招呼,张佳乐便低头专心解决自己的早餐,当然准确的说是夜宵。
  
     “乐乐早啊,今天看来是起晚了,又没打上饭吧。”林敬言说着又夹了一个包子到张佳乐盘子里,颇为驾轻就熟。
  
        “噗,咳咳咳,老林你叫我什么?”
  
  闻言,张佳乐一口汤直接喷了出来,呛了个半死,只是他完全顾不得这些,一边咳嗽着,眼睛睁得老大盯着林敬言看,表情颇为微妙。
  
         不是他不淡定,而是这场面确实刺激,天晓得从小到大除了自家长辈这还是第一次别人用自己小名儿来称呼自己,这感受,只能用酸爽形容。
  
  主要吧,你叫张佳乐没问题,叫佳乐能忍,但乐乐,不知道还以为叫哪家猫狗呢,再加上一个二十多快奔三的大男人叫这么甜的昵称,真的有点怪怪的。所以虽然叫法没大问题,自己也无所谓,但看从老林嘴里突然冒出来这个词儿,表情还这么认真,还真有受惊吓。
  
      “乐乐啊,大家不都这么叫么。”林敬言有点懵,他觉得今天的张佳乐有点怪怪的,总觉得和平时哪里不太一样。
  
       “啊?哦,可能我睡傻了吧。”
  
  张佳乐看着林敬言迷茫的表情,真的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记忆出错了,只能点了点头,不过,该说幸亏张新杰当时没蹦出来一句乐乐吗?不然估计自己就该请病假了,要么自个去看听力和脑子,要么拉着张新杰去挂精神科。
  
        那句古话叫什么来着,说曹操曹操就到,张佳乐就这吃完饭一扭身,张新杰就在自己旁边站着呢,什么废话都没说就递过来一个手机,自己的,还带一个充电器。
  
      张佳乐觉得这一幕槽点有点多,不知道从哪吐,不知道该先问迷茫手机为什么在张新杰那里还是先谢谢他帮忙保管不说,还把电估计也冲满了,别说不可能,张新杰就是那么一个严谨仔细的boy。
  
      也没困惑多久,这个模范标兵紧接着就自己解释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张佳乐前辈,这是昨天晚上查房时没收的你的手机,现在物归原主,希望下不为例,今后在十一点之后必须睡眠,否则加训半个小时。”
  
         “哦,谢谢啊。”
  
  张佳乐目送着张新杰离开,低头打量着手机表情比之前的林敬言还茫然,张新杰刚才说了一堆话,问题是每个字都明白,加起来怎么有点不懂意思呢。
  
       不过拿到了手机确实是好事,他有点手机依赖症,手机不在身边总觉得哪里都不舒坦,好像随时有人会打电话过来一样。再加上从这手机里也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比如张佳乐可以确认了,自己应该是穿越了,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手机还是那个手机,里面东西却完全换了个样,屏保是和孙哲平抱在一起的照片,天知道是啥时候拍的,桌面粉粉嫩嫩还有小花的不说,就连字体也是奇奇怪怪的,虽然实事求是的说,这个字体确实比原来那个好看,屋子里哪里奇怪也终于想起来了,那个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组合的手办自己应该早就收进柜子最底层了,但今天却大大方方摆在眼前。
  
       既然猜到了是穿越,张佳乐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这里的一切也和原来世界有点差异,但好歹还都是熟悉的人,比想象中好多了。
  
      张佳乐松了一口气,蜷在椅子上安心刷微博,反正是双休日,只要没临时会议或者代言之类的,消磨着就很快过去了。
  
      这个时候,一条短信突然飞入眼帘 ,“乐乐,起床了吗?”,备注是亲爱的。
  
  张佳乐手猛的一抖,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正想着怎么回复,接着又是刷刷两条,
  
  “怎么不回我短信。”
  “我去找你。”
  
  张佳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这他妈哪家妹子啊,就算职业选手手速快也不能用在回短信上面吧,况且这是给人思考回绝的余地的样子吗。
  
       张佳乐盯着那个短信看了半天才从电话号码上猜出来是谁,没办法, 这都已经多久没联络过了,通讯录里备注乱七八糟的,谁都没法一下子反应过来。
  
      等等,孙哲平,备注亲爱的?张佳乐有看了眼屏保,迟钝的终于对上了号。
  
      当然,他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张佳乐深吸了口气,心情有点难以言喻,如果心里住了个弹幕,那现在一定在被吐槽和感叹号疯狂刷屏。
  
       这,这都算什么事?明明就是普通的搭档关系,哪来这么多拉郎,虽然,虽然也不讨厌就是了。
  
       张佳乐仔细回忆了一下和孙哲平在一起的时光,一起打游戏,谈天说地,互相吐槽,莫名感觉如果真的在一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了。
  
       “乐乐,看窗外。”手机上又出现了一条短信,张佳乐有些迷茫的转过头,却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只见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一场“倾盆大雨”,天空中漫天鲜红的玫瑰花瓣飞舞旋转飘落,再凑到窗前一看,五颜六色的心形气球飞在天下,别有一番美丽和浪漫的情趣……个鬼啊。
  
      张佳乐表情已经空白了,卧槽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再看看旁边的队员们,仿佛都很淡定的样子,更衬托着自己有点傻。
  
      “这……”张佳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
  
       “是孙哲平前辈来了吧,果然每次都这么撒狗粮,单身人士伤不起啊。”白言飞了然的点点头,还冲张佳乐做了一个我懂的表情。
  
      “不知道孙大神这次是怎么过来的,上次的热气球简直看呆了啊。”一个小队员插了一句。
  
       更可怕的是就连韩文清都点了点头,冷着脸对张佳乐说:“想去就去吧,晚上按时回来,迟了加训俩小时。”
  
       我tm其实一点都不想去。

  张佳乐在心里弱弱的抗议着,最后还是一脸木然的慢吞吞的走下了楼。
  
         出了俱乐部的门,张佳乐瞬间有种捂着脸找条河跳跳的冲动。

  只见不远处的地上用玫瑰花拼了一个老大的爱心,想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正在这时,一阵强风吹来,刮得张佳乐脸上有些刺痛,同时耳边传来一阵巨响,就像发动机转动的声音,等他眯着眼睛将头发拨拉到耳后,只见一架直升机停在了正前方的空地上,孙哲平带着笑容走了出来。
        “乐乐,我来看你了,我们一起出去转转吧。”
  
       张佳乐与孙哲平默默对视了两秒,猛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地上,然后扭头就走。
        这货是谁?我不认识。
  
       几分钟后的大街上,被赶鸭子上架的张佳乐木着脸陪孙哲平压马路。
  
       “乐乐,口渴了吗?我去给你买水。”孙哲平指着旁边一家小卖部说,虽然是询问但却已经走向了那家店,走前还不忘在张佳乐脸上吧唧亲一口。

  张佳乐反对无效,只能手插着口袋定定的看着孙哲平的背影,虽然这个世界的孙哲平对他也不错,甚至比现实中那个更关心自己,考虑更细致,但总觉得有些不太适应,就像被当小孩子哄了一样。
  
  还有就是性格上,虽然有时候现实中那个也时不时发作文艺细胞,但大多数时候是个连自己生日都记不下的糙汉子,一个相当不拘小节的爷们儿,一个可以交付后辈的搭档和知己,在金钱上也从来没觉得钱能搞定一切,相反俩人吃过大餐,用过名牌,但更多的是一起分吃一盒冰激凌,随意用泡面解决,请客就走大排档的时光,而不是现在这个呃用小姑娘的话说就是霸道总裁,有些自说自话,随意挥霍的人。
  
        而且,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买一瓶两块钱的水直接掏了一百块,再想想刚才买头绳也是直接掏毛爷爷的行为,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总觉得这个世界的孙哲平脑子有点进水。
  
         孙哲平买水回来,正好看到张佳乐的表情,奇怪的问他怎么了。张佳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就是好奇你居然还没被店家套麻袋。”
  
        孙哲平有些不明所以,把水递过去,低头在张佳乐嘴角亲了一口,张佳乐像触了电一样,浑身都是一颤,下意识想躲,却被大掌箍住了后脑,舌头打开牙关,强势的钻进去,给了一个深吻。
  
  张佳乐被吻得迷迷糊糊,却没有注意到孙哲平睁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
  
       接下来的路上张佳乐拿着水瓶,难得的充满了说不出的尴尬,另一个世界他躲孙哲平已经躲了很久了,因为隔了那么多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熟悉的陌生人。经历,选择,所在的战队,时间,已经在这两个曾经无话不说的挚友之前划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这不是几句话能填补的。
  
  现在倒好,无可奈何下面对了这个世界成为了恋人的孙哲平,这一路上又是亲亲又是抱抱的,这下回去更不知道怎么处理了,虽然说起来真有点想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张佳乐觉得自己今天出门没翻黄历。走的好好的,一辆洒水车径直开过,离那么近的孙哲平一点事都没有,愣是洒了张佳乐一身的水,虽然大夏天的估计一会儿就干了,但刘海湿哒哒的贴在额头上,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狼狈,还没走几步路,一个井盖没盖住的下水道口差点让张佳乐脚一滑栽下去,这还真够背的。
  
      张佳乐看着那个井再摸摸湿湿的衣服,颇为无奈,一直拉着他手的孙哲平倒是开口安慰了一句,“你不是早都习惯了吗,今天已经算不错的了。”
  
       “喂喂,合着你觉得我一直这么惨啊?”张佳乐不服气。
  
         “那可不,”孙哲平挑了挑眉,如数家珍,“上次出去玩脚一滑掉水塘里,去登山的时候,为了躲车子直接从山坡上滚下来,先不说真心话大冒险十次有九次抽中你,最后一次还是大家不忍心放水,就连不小心招惹了小狗,那狗也只追你一个,还有那次骑自行车出去,直接轮胎炸了你不会忘了吧……”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越说越来劲儿,大致脑补了一下,喃喃说出唯一的感叹,“这么多灾多难的我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说起来,乐乐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孙哲平突然冒了这么一句。
  
      “没,没啊。”张佳乐心虚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你今天都不冲我撒娇了,平常这种时候你都炸毛了或者眼泪汪汪的哭出来。”孙哲平淡淡的说,就像在说今天吃什么。
  
      张佳乐没有吭声,他对那个形象的自己脑补无能。
  
       他并不是一个爱哭的人,相反,如果哭能解决问题,那早就没那么多糟心事儿了,他经历了太多,也早都学会了怎么去平复负面情绪,强迫自己坚强起来,装作无所谓,这种只能称得上有点倒霉的小事,也就一笑而过的事,至于炸毛,他爆点有那么低吗?对外应该脾气算相当不错的吧。
  
      孙哲平表情更阴沉了几分,拉着张佳乐的手加重了些力道,让后者皱了皱眉。一家饭店就在旁边,孙哲平直接拉着他进了包厢,锁上大门,似乎是打算说开一切了。
  
       “你不是乐乐,你到底是谁?!”
  
       张佳乐揉着自己被捏得有点疼的手腕,看着对方的表情有点想笑,总觉得要是在拍电影,眼前的人说不定要拿把枪指着自己了。
  
       没办法,要是韩文清用这招说不定还有用,孙哲平的冷脸对他一点威胁力都没有,好歹是认识这么多年了,自个又是个皮猴子,对方再生气的一面都见过,现在这样真的算小排场了。
  
       “我是张佳乐,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也许是平行时空之类的吧,别告诉我你没注意到,我和你记忆里的那个有本质差别,当然你和我印象里的孙哲平也一样。”
  
  张佳乐看着对方眼睛,认真的说,他从来不是傻子,这一路上孙哲平在观察他,他也同样在观察孙哲平,孙哲平从开始的地主家的傻儿子到后面逐渐疏离的态度完全尽收眼底,只是孙哲平不说,他也不说破罢了,毕竟天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孙哲平虽然不是自己世界那个,好歹也是自个熟人,又是名义上的恋人,还是不想闹太僵的,不过现在摊牌倒也不错,张佳乐有点想回去了,而直觉告诉他,这可能就是契机。
  
         “另一个世界的张佳乐?你确实和他不一样,我的乐乐很乖,和小猫一样,会撒娇有时候会炸毛。”孙哲平挑了挑眉,打量了一会儿懒散的坐在凳子上的张佳乐,算是认可了这个说法。
  
          “你也和我家孙哲平不一样,他一张口气人的要命,但他了解我要什么,正如我了解他一样,他就是个二百五,思路走直线,疯子一个,但是我喜欢。”
  
  张佳乐眯着眼睛回忆当年的时光,突然觉得这次自己可能真的做错了,躲着孙哲平多傻啊,比起能和孙哲平聊两句,再体验一下那人令人痴迷的独特的风格见面的那一点尴尬算个屁啊。
  
        张佳乐现在相见孙哲平,非常想,见面说什么好呢,先来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亲一口?
  
       然后说什么好呢?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考虑一下下半生和我一起过?
  
       孙哲平嗤笑了一声,“看起来你们还没有在一起,不然我就要以为那个世界的我吻技那么差了。”
  
      张佳乐反唇相讥,“是发生了点误会,不过也是暂时的,回去就能在一起了。至于吻技可以慢慢练,但我怀疑你的二是治疗不了了。”
  
      “彼此彼此。”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逐渐透明的身体,冲他挥了挥手,“看起来你要走了,我也终于能等到我家乐乐回来了,烛光晚餐也没有白费,祝你好运。”
  
       张佳乐低头看着自己逐渐透明的身体,眼前一黑,睁开眼睛来到了一个甜品店里,孙哲平正看着他,正是自己熟悉的那个。
  
      张佳乐脸上露出今天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接下来就是属于他们的故事了。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