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追寻&回溯(中下)

  孙哲平这两天一直在寻思着,寻思那个突然断线的电话。之后老叶再也没打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有了什么事,反打回去是没用的,那很明显是别人的号,至于去h市找人?直觉告诉他不过是白费功夫,浪费时间。
  
  坏消息也有,自从那次以后,孙哲平总觉得回忆张佳乐这个工作变得困难起来了,脑子里像是多了把刷子,自己记起来一点儿就被刷掉一点儿,渐渐的,脑子里的张佳乐从素描变成油画又变成毕加索式,现在只剩一条条大标签了。
  
  自个也没老年痴呆的地步啊,况且张佳乐以外的事儿不是记得门儿清吗?孙哲平也不是没考虑过拿笔记,但没多久,记录的纸条总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就和见了鬼一样。
  
  莫非有什么力量在阻止自己回忆张佳乐?孙哲平脑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荒诞的念头,可笑到极点却像扎了根一样挥之不去。
  
  没错,只有这个才能解释所发生的一切,张佳乐不是不存在,而是有什么不想让他存在,所以一直在刻意抹杀他的痕迹,也就是说,如果这是一款游戏,张佳乐就是引领快速通关的bug。
  
  孙哲平琢磨着,说不上高兴还是担忧,固然算推理出个结果,但现在这僵局怎么处理还真不好说,很显然,此时的状态依旧是不利的,对狂剑士来说,硬碰硬一对一最爽,现在这种敌暗我明,想走剧情主线,关键人物还失踪的情况可以说最恶心人。
  
  这时候孙哲平突然想起叶修说过的那句话,找出来别人无法反驳的存在的证据吗?食指弯曲在电脑桌上轻轻敲击,片刻后打开职业选手群敲了这么一行字。
  
  再睡一夏:国家队一共几个人来着?
  
  石不转:包括领队在内十四人。
  
  索克萨尔:十四人,前辈有什么问题吗?
  
  夜雨声烦:当然,如果把老叶排除在外的话,也可以说是十三人,不过那个美国人还是哪国的不是说十三不吉利嘛,话说队长,你弧我小窗我还以为你出去了呢,原来在窥屏啊。
  
  索克萨尔:刚刚确实出去了一下。
  
  孙哲平直接略过后面那些废话,在得到张新杰的回复后,心安了几分,做了个深呼吸,打出后面的问句。
  
  再睡一夏:那么国家队九号队员是谁?
  
  夜雨声烦:woc,这还用问嘛,不就是那谁嘛。国家队名单没那么难记吧,老叶、我和队长、王杰希、肖队、楚队和苏妹子、周泽楷、张副队、李轩、孙翔、呼啸那个唐昊还有方锐嘛。
  
  风城烟雨:黄少天你数学不会不及格吧,这是十四个人吗?你少数了一个。
  
  夜雨声烦:我那时候数学可是满分的存在好不好,不过让我看看啊,好像是少了一个人,我貌似没得老年痴呆啊,怎么就突然想不起来那人叫啥名字了。
  
  “是不是叫张佳乐”孙哲平目光死死的盯着对话框,仿佛要看出洞来,光标放在发送键上,已经码好的字就等着发出,轻按左键,一切的疑惑将有个答案。
  
  这时,只看见电脑屏幕突然一花,就像中病毒一样腾讯界面完全静止。短短几秒钟之后,一切又恢复正常,就好像刚才不过是眼睛的幻觉。
  
  群里大家还在继续聊,仿佛刚刚的情况只发生在孙哲平这边的机子上,向上翻了翻,聊天记录里留下了几句刚才的对话。
  
  再睡一夏:那么国家队九号队员是谁?
  
  夜雨声烦:woc,这还用问嘛,不就是那谁嘛。国家队名单没那么难记吧,老叶、我和队长、王杰希、肖队、楚队和苏妹子、周泽楷、张副队、李轩、孙翔、呼啸那个唐昊还有方锐嘛。
  
  风城烟雨:黄少天你数学不会不及格吧,这是十四个人吗?你少数了一个。
  
  夜雨声烦:我那时候数学可是满分的存在好不好,不过让我看看啊,好像是少了一个人,让我想想啊,哦哦哦,不就是〔bi—〕嘛,话说那家伙好久没上线了,害的我都把他数忘了。
  
  风城烟雨:这倒也是,一到夏休期就没影了。
  海无量:说不定是争当脱团狗去了,集训的时候一有空〔bi—〕就抱着手机不放。
  
  孙哲平后背泛起一阵凉意。
  
  就在过了几天之后,孙哲平拎着外卖回家,却总觉得屋里有了些细微的变化,就像……有谁偷偷潜入了一样。
  
  孙哲平一只手握着手机,外卖轻放到鞋柜上,警惕的查勘房中的情况,一间,一间,那人似乎刻意隐去踪迹,房中几乎没有太多变动,更别说像正常小偷一样翻得乱七八糟了。
  
  孙哲平手掌搭在门把上,缓缓拉开自己和张佳乐那间卧室的门。
  
  屋内,一个背影逆光立在窗前。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