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乐乐是全联盟的宝藏啊【第二弹】


  昊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弯腰捂着肚子,肩膀一耸一耸的,头上就差冒出来一串哈哈哈组成的文字泡。
  
  “乐哥……乐……张,佳,乐!”旁边的唐昊脸越来越黑,到最后几乎都能听见磨牙的声音。
  
  张佳乐摆了摆手,努力忍住笑,看了看四周,最终还是忍不住吐槽,“不是我说,糖糕你怎么会选游乐场,还是儿童区?”
  
  唐昊咬牙,没有说话。好不容易趁着夏休期俩人都有时间出去一趟,奈何从小到大连妹子都没牵过,一放假空调西瓜电脑过几个月,怎么可能知道哪里好玩,哪里适合约会。最终还是想到了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游乐场,反正……呃,以张佳乐的脾气,应该会喜欢……吧,至于儿童区,纯属意外。
  
  张佳乐也确实没想到唐昊会这么安排,本来以为就是吃顿饭,窝到个网吧打游戏过一天,结果这么特别确实也可以看出对方用了不少心,虽然脸色和表情实在和背后童稚的环境格格不入。
  
  看出来某人真的窘的不行了,也没有再嘲笑,毕竟逗逗还不错,炸了就不好哄了。从包里拎出来一个棒球帽反带到唐昊头上,再找阿狸买了个气球和一瓶泡泡水,硬塞到对方手里,拍了拍手,大功告成。
  
  “……我说你幼不幼稚。”
  
  “差不多吧,彼此彼此。走吧,坐个碰碰车,打一回合枪,再去个摩天轮,今儿就交给糖糕小朋友了。”
  
  

  喻乐#

  停电这种事总是无法避免的,本来正在训练,电闸突然一跳,国家队一帮子大神也只能举着手机照明大眼瞪小眼。
  
  “刚刚去问过了,周围一片都停电了,电路正在抢修,修好时间不一定。”喻文州回来告知了大家这个惨痛的消息,外带从前台借来了几个手电筒。
  
  “啊,看来只能等了,偏偏这个时候停电。”张佳乐接过来一个手电筒,在手里把玩着。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早点事做吧。”喻文州想了想开口。
  
  “对啊对啊,既然是停电了,那不如找点事来做吧。该做什么好呢,让我想想啊,我们来讲鬼故事吧,这种气氛不是最适合了吗?大家说对不对?没人反对吧,那我第一个了啊。” 黄少天积极的活跃气氛。
  
  “woc……”张佳乐差点骂出来,他怕鬼怕得要命,从小到大连恐怖片都没看过,鬼屋都是绕道走的。要不是确认没给任何人说过,他都怀疑黄少天是故意的了。
  
  黄少天拿着手电筒对着自己脸,带着颤音慢悠悠的说,“从前有一个关于厕所的秘闻,当你去洗手间的时候,有一个会在你耳边突然问你,“你要红纸……还是……绿纸……如果你回答红纸,就会有一只手就会把你的皮整个扒下来让你活活流血而死,如果绿纸,你知道会怎么样吗?他会从那个坑里伸出来然后把你拖下去,你浑身的骨头就一点一点的碎开。”
  
  张佳乐本来训练时水就喝多了,现在头皮发麻,尿意就更明显了,但被这么一讲,还真有点隐隐的害怕,但不去吧,一来憋的慌,二来还不知道要听多少。他腾的站起来,拿着手电筒推门出去。
  
  走着走着,总觉得有人跟着自己,脚步声不紧不慢的,整个走廊只能听到自己呼吸声,打了个寒颤,感觉到一只手放在肩膀上,吓得差点跳起来。
  
  “前辈,是我。”
  
  “woc,文州你这是哪出啊。”
  
  “这不是看前辈一个人害怕,来安慰来了吗?”
  
  “才没怕嘞,不过,谢了啊。”
  
  “前辈,我们俩还用谢字吗?”
  

  周乐#

  张佳乐一大早被拉到荣耀周边店的时候还有点迷茫,打了个哈欠看着眼前的射击摊子,扭脸看着明显松了口气的周泽楷,满脸都是问号。
  
  周泽楷指了指前方最偏远的地方摆放的百花缭乱,认真的点了点头,指了指“你想要。”
  
  张佳乐看着那个小人,仔细回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几周前联盟出了活动,拟照着几个明星账号卡制作了一批毛绒玩具,投放到周边店的各种活动里。
  自己眼馋那个百花缭乱的玩具好久了,奈何在荣耀里是枪系职业不代表现实中水平高,况且百花缭乱的数量确实比君莫笑他们少,自己又绝对不想要抱个老叶或者老韩回家。好几次失败后,前几天微博上没忍住吐槽了这件事,没想到小周却记得。
  
  周泽楷走过去托起枪,食指放在扳机上,神情专注,瞄准百花缭乱的位置,看起来真的和游戏里的一枪穿云有些重合。
  
  一声枪响,很遗憾,玩具没有动弹。屏住呼吸,调整了一下位置,又是一枪,这一次正好打掉了一个一枪穿云。
  
  张佳乐抱起来可怜兮兮被主人嫌弃的一枪穿云,拍了拍身上的土,专注的看着它的主人继续发挥。这一次,百花缭乱晃晃悠悠的掉了下来。
  
  “帅气度不够,可爱值点满了。”张佳乐把两只摆在一起,客观的评价。
  
  “嗯,喜欢就好。”
  
  “不过小周两个都点满了。”
  

  于乐#

  邹远觉得他受够了。
  
  虽然知道恋爱会让人变傻,但这么傻的估计也就自家队长这一款,偏偏自家队长是暗恋,还是暗恋自己前队长。真的槽点太多没处吐,每次都忍不住想说一句,你出息呢。
  
  “小远你看我穿这身行吗?”于锋一边穿鞋一边第无数次发问。
  
  只要你不裸着都行。“嗯,挺好。”
  
  “前辈会觉得太不稳重吗?”
  
  他根本不会管你穿啥吧。“不会,挺好。”
  
  “前辈说他自己可以,但既然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不去见一面,热情招待一下也不好对吧。”
  
  你敢拍着良心说这是你单纯的想法?“没错。”
  
  “你说我今天告白合适吗?但再拖下去也不好。”当听到于锋有些犹豫的说出这句的时候,邹远几乎快要喜极而泣了,无论成不成功,终于可以解脱了,至少不用听恋爱菜鸟的碎碎念了。
  
  但事实证明,邹远还是太甜了。
  
  “前辈这场打得确实厉害,前辈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前辈……”
  
  邹远内心:闭嘴!

  

  林乐:

  “不行了,我已经是个废乐了,再跑一步,我的骨头都要散了。”张佳乐成大字型趴在床上,闭上眼睛,喘着粗气,头发黏答答的贴在额头上,看起来特别可怜。
  
  “刚运动完就躺下对身体并不好。”林敬言站在旁边手上拿着冲好的盐水,看着他一脸无奈,不知道该不该把他拉起来。
  
  “饶了我吧,我一会儿自己起来。话说老林你体力怎么这么好,平常看不出来啊。”张佳乐坐起来,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林敬言坐,就着手抿了口水。
  
  “在呼啸的时候闲了也会去健身房,所以还是有些肌肉的,虽然穿着衣服看不出来。”林敬言把水杯放床头柜上,想了想回答。
  
  张佳乐没忍住伸手隔着衣服摸了摸,又撩开衣服摸了摸自己肚子。
   “woc,可以啊,老林你这是运动了多久啊,真流氓体格啊。”
  
         “流氓体格?”

        “对啊,你不觉得?”张佳乐回答的理所当然。

  “其实有一种很舒服的运动方法。”
  
  “嗯?woc,唔……唔……”

评论(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