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长的墨惜语

全职圈蹦蹦跳跳,小萌新一枚,吃正副队联盟,叶蓝,伞修,all乐,以及跨剧组双花。给大家比个哈特,打滚,卖萌,求包养

大逃杀paro(双花)


弯腰扶着孙哲平快步穿过树林,余光扫视周围,身侧的另一只手摩挲口袋中的刀,肌肉紧绷,警惕周围的一切动静。

目标的山洞已近在咫尺,其他人并没有在四周,也算有个暂时的歇息之所,若是平日,甚至可以在成为禁区前作为不错的根据地。

只是现在……

小心搀扶着孙哲平躺平,手掌从腰间挪出,已然是满手的鲜红黏腻,伤口在一日的奔波下又裂开了。

深吸口气,低头凝视搭档那张硬朗坚毅的脸,此时双目紧闭,眉头蹙紧好像纠结的树根,牙关死咬,身体不时还有些下意识的颤抖。忍不住伸手抚摸那张满布痛苦的脸,另一只手握住身侧往日满是薄茧却充满力量的手掌。

一定会一起撑下去。在心中默念着,这是在困境中唯一的寄托,从来到这里到与无数人厮杀,再到几日前孙哲平负重伤,这句话成了心头所有的动力。

用小刀划破身上的队服,也是唯一避寒的东西,取下一部分充当绷带,剩下的直接盖到了躺着的人身上,失血的时候越要注意保暖,这点儿常识还是有的。

折腾完一切,双手回抱自己,刀子放到旁边,静坐着注视洞外的风景。

双眼干涩,不时淌下几滴泪水,眼前不时出现模糊的幻影或是黑色的小点,浑身的力气更是仿佛被抽空大半。不用看水面都知道自己眼中有多少血丝,奔走了多久,就清醒了多久,即使已经到了身体的极限,意志也强迫自己打起全部的精神,在参与者已经几乎尽数疯了的现在,谁知道突然会窜出来什么,一旦睡下,醒来也许两人都已身在阎罗殿。

耳边的呻吟声弱得几乎听不见,但却一瞬间激起了全身的气力,笑容不可控制的出现在脸上,几乎手脚并用扑回了对方的身边。

“大孙,醒了就好,听话点行不行,别动啊,千万别动。”

手指按在对方肩膀上,阻止对方起来的动作,声音轻快而欢乐,给对方轻描淡写的吐槽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身体有些发热,仿佛突然灌入了能量。

“广播报告,广播报告”

嘶哑而喧杂的电子音突然响起,心中猛的一沉,不详的预感萦绕,手指紧握着孙哲平的,指甲几乎掐到了肉里,等待着游戏策划者的审判。

“昨日死亡人数五,十分钟后地图第二,第七区将成为禁区,迎接扫荡,请尽快撤离。”

牙齿紧咬下唇,口中充斥者一股腥气,眼前猛的一黑,几乎瘫软到地上,手中的小刀将手心划得鲜血淋漓。片刻后,嘴角才溢出一丝苦笑,真的是谜一样的幸运值。

一只大掌抚摸着后背,温柔而平静。与手的主人对视了几秒,心底的不甘与郁气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轻松和释然。刀子随意扔到角落,躺下来脑袋枕着对方的手臂,带着笑意的双眼凝视对方消瘦了些的脸庞。

“大孙,其实想想这样也不错。”

“乐乐,你应该走的。”

“咱俩不是说好的一起走吗,况且先不说十分钟够不够跑到安全区,我手上就剩一把小刀,一个只装了一发信号弹的手枪,跑出去也是死啊,还不如这样舒服。”

手指把玩着手枪,反复重复着百花缭乱换弹夹的动作,不时随意抛扔陪伴了好几天的伙伴。脑子突然有一丝疯狂的念头闪过,扭头询问友人,睁大眼睛,带着孩童般的兴奋。

“大孙,你好不好奇这信号弹什么颜色啊,我猜红色。”

“喜欢就玩去。”

抬头仰望淡蓝的天空,脸上露出一丝狡黠,右手举过头顶,嘴唇微张,食指扣动扳机,口中的爆破音与子弹同时打出。

在漫天的烟火中,回到挚友的身侧躺下,虎狼也许正在磨牙吮血,而自己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评论

热度(22)